密涅瓦大学的复古“游学”梦

关于一所叫做"密涅瓦(Minerva)"的新型大学的消息,最近正通过各种媒体迅速传播开来。这所大学几乎完全抛弃了工业革命以来现代大学的一切可见形态,而提出了一种复古的"游学"模式,它的老师与学生将带着精心设计的课程,在世界主要地区和城市周游、驻足,在此过程中完成那些别具心裁的课程教学,最终实现高质同时又相对廉价的精英教育。

 

复苏的游学传统寄托"教育梦"

 

有人认为,密涅瓦大学没有校园,没几名专职教师,没有从大一到大四的完整的教学计划,看上去很像一所"野鸡大学"。不过,这种非议并未妨碍它吸引全世界关心教育的人士的目光,虽然很多人这些年来已经被层出不穷的"新教育模式"弄得疲惫乃至麻木,但是密涅瓦又在他们心中掀起了久违的热潮。

 

无论怎么质疑,都不可否认,密涅瓦提出的"游学"模式确实可以自圆其说,看上去也确实既可以解决传统大学教育僵化、低效、昂贵以及闭门造车的毛病,又可以避免网络教育在教育质量方面的困惑。何况,对于任何一个稍具古典情怀的人来说,"游学"这种东西都具有难以抗拒的吸引力。也正因为此,密涅瓦在它看上去似乎有些"不靠谱"的情况下,仍然寄托了许多人的殷切希望,盼着它真能再次救赎人们对于大学教育的梦想。

 

现代社会劳动者的技术替代风险

 

网上很方便就能找到这所新型大学的介绍资料。根据介绍,密涅瓦不提供新生入门课程,学生在入学前需要进行大量的自学,密涅瓦真正的课程要求会直接从传统大学的大三级别开始。新生在第一年将接受四门严格的课程,包括"理论分析"(严密的逻辑分析、理性思维、数据分析和正规体系)、"实证分析"(训练学生用科学方法将问题进行框架分析,对猜想进行试验和论证)、"综合系统分析"(帮助学生了解次级效应、多元素相互作用、动态趋势和复杂性理论)、以及"多元模式交流能力"(高水平阅读、协作、公开演讲、集体协作、沟通以及辩论能力)。

 

很明显,这所新型大学高调宣扬的这份课程计划,其背后意味着传统大学缺少这些教学和训练。而在技术飞速进步的时代背景下,这个话题还有着其他一些别样的意味。

 

这个时代,技术进步已经超出普通人的想象,在这场技术狂欢中,"技术乐观主义者"占了社会人群的大多数,他们认为技术的发展将给工作和生活带来更多新元素,能够提升自己生存的品质。但是,这些需要挣钱养家糊口的劳动者们很可能没有意识到,他们进行工作并获得报酬的权利,正面临着智能机器的挑战。越来越智能化的机器对我们的工作生活产生着越来越大的影响,这场风波正越演越烈,被称为"AI大潮"。

 

历史上,每一次生产技术和社会结构的变动,都会将原有的劳动关系打乱重组,造就大量剩余劳动力,并将这些迷惘惶恐的劳动力驱赶向更低级的劳动岗位。从西方历史上的工业革命,到国内的农村城镇化,莫不如此。而教育永远是与劳动关系联动的。自西方工业革命以来,适应大工业生产方式而形成的大学形制,两百多年来几无变化,已经落后于现代社会生产方式和劳动关系的变迁,仅在中国就造成了每年数百万计的就业困难人群。正因为此,网络学习的各种试验形态,如可汗学院、MOOC等,才会如此得人心,以至一次次收获教育界与普通学习者的欢呼,在传统教育界引发无数情感复杂的慨叹。而密涅瓦的出现,以及它所受到的人们空前的期望,是否也意味着,人们已经隐约感受到影响巨大而又无法阻挡的变迁正在发生,密涅瓦所宣称的种种,恰恰符合我们心底对于应对危机所需能力的预期,以至我们不自觉地认为,未来必须像密涅瓦那样学习,才能保证将来的工作和生活层次不降低?

 

牛津大学的两名研究者2013年考察了美国700多种不同类型的工作,对每种工作在未来10年内会在AI大潮中被技术替代的风险进行评估,并按照风险的高、中、低进行划分。研究认为,66%的美国劳动力面临着中等以上的技术替代风险。

 

牛津大学的这项研究认为,那些简单、重复的低收入工作,是未来最容易受到智能机器冲击而失业的。而科研、工程、艺术、教育、医疗、商业管理等行业的技术替代风险最低,这些领域普遍需要从业者具备批判性和创造性的思考能力,或需要较高的情商,或需要较高的个人品质,而这些正是一般传统大学难以传授给我们的。

 

但是经济学家David Autor对这个问题有不同的看法。他在美联储大会上演示的一份新研究认为,AI大潮影响下,社会对高水平管理人才和创新型人才的需求越来越大,而同时对低收入工作人员的需求数量也在同步增加。他所作的统计表明,在欧洲许多国家,高收入和低收入的工作岗位数量都在增加,唯一减少的是中等收入的岗位。也就是说,技术进步会造成中等专业人才的贬值。他的研究结论是:AI大潮不会断绝谁的活路,只会将中等收入的人群驱赶向低工资的岗位。

 

两个研究结论一致的地方是,他们都认为,中等收入人群存在技术替代风险;而需要较强批判性、创造性思考能力,以及需要较高情商或个人品质的工作岗位,则是技术暂时无法取代的。

 

密涅瓦大学可能只是"奢侈品"

 

很明显,如今绝大多数传统大学毕业生走出校门之后,短期内都属于中低收入群体。因此,如果他们的学校教育再不进行根本变革,他们将来很可能会陷入低层次劳动的泥潭而难以逃脱。

 

而假设你是一名密涅瓦的学生,进行了为期四年的精英游学教育,接受了一系列精心设计的特殊课程的教学训练,这时你与那些传统大学的应届毕业生相比,有何不同?

 

可以想象,如果这所大学所宣称的计划都能顺利实施,你毕业时至少应当在三个方面具备明显优势。首先,你应当具备了那些课程宣称应当教会你的能力;其次,你将获得一份贴心的职业规划乃至终身的成就支持;第三,你将在一定程度上积累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人生底蕴和智慧。这样的大学毕业生,想必不用如国内的大学生那样担心"毕业即失业",他们取得一份比较体面的工作和较高的收入应该是比较容易的。

 

正是对这种教育效果的预期,密涅瓦被视为未来精英教育中的"奢侈品"。只是由于其"奢侈品"的定位、小班分散教学的方式,以及大量学生散布向世界各地可能遭遇的危险,这所大学不太可能进行大规模的招生。

 

另一方面,传统大学模仿它进行教育改革的余地也不会很大。考虑到我们的城市的拥挤程度,以及一旦发生事故所可能造成的混乱,至少很长一段时间里,绝大多数大学可能还是只能把学生集中"关"在校园里,最多结合在线教育手段,通过混合式教学来改善一部分学生的培养品质。应该说,密涅瓦大学的真正作用,并不在于其形态和理念本身有多大的推广价值,而在于启发人们,进一步解放对教育方式和学习可能性的想象,并启示人们,对自身的现实处境进行反思。

 

企业大学:像"密涅瓦"那样学习

 

不过,东方不亮西方亮,一些企业和一部分机构正在进行着与密涅瓦相似的努力,这一点可能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一部分高水平的企业大学和学习组织,已经从事这项工作很长时间了,它们在自己的发展过程中,超越了简单的员工岗位培训的层次,致力于构建更加高级的组织学习环境,向企业员工和领导者提供从技能到能力、到思维、到情感、到个人品质乃至"三观"的全方位、多层次学习机会,通过将这些学习活动变成组织行为,保证学习在一定程度上取得成效。其典型代表是皮克斯动画公司和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桥水联合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 LP)的内部学习网络。

 

其中,桥水联合基金创始人Ray Dalio在公司开展了一系列制度化进程与实践,帮助公司的员工克服先天认知与情感倾向中的缺憾,减少偏见或其它情感对严谨逻辑判断的干扰。在此过程中,员工经常需要参与经过良好设计的"深度交流",发掘干扰逻辑判断的个人弱点,以提高思维层次。Ray Dalio的这种追求被称为"激进的透明主义"。

 

这部分高水平的企业大学和学习组织,在改造企业员工的同时,也超越了自我,实现了相对独立的价值,具备了一所"大学"应有的品格。而同时,全球还有无数家企业大学正在努力追求同样的境界,这股潮流相信可以给未来的新生代劳动者们带来希望。也许将来真正意义上的"大学教育"不在校园,而在企业,在新生代劳动者们开始走上劳动岗位的地方。在这个意义上,未来高水平的企业大学,或许才是我们真正可以寄托希望的"密涅瓦"。



©版权申明:凡作者标为“移动学习前沿”的文章,均为前沿网站编辑组原创,欢迎查看!
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问鼎云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