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头条 >MOOCs:从缘起演变到实践新常态

MOOCs:从缘起演变到实践新常态


摘要


MOOCs不仅逐渐改变着学和教的方式,而且能为学习者免费提供优质课程资源,其交互特性进而实现了师生与资源的相融共生。通过对中外相关文献的综述和分析,对MOOCs的诞生、演变类型进行了深层次解读,并对MOOCs发展的理论基础以及实践案例中所体现出的学习群体、运行模式等进行了详细阐述。在新一代移动网络技术、大数据学习分析技术发展背景下,MOOCs常态化建设主要包括五方面:发展路径(智慧学习)、受众对象(多元化)、学习模式(混合式)、本体演化(SPOC)及重点发展方向(教育公平)。此外,伴随着“创客”、“互联网+”时代的到来,MOOCs发展值得关注的问题有推动创业类课程建设、解决就业与创新能力培养及拓展个性化学习(MOOCs2.0),实现从知识共享走向知识创造等。


一、引言


在技术引领之下诞生的M00Cs,已经开始改变知识传授和学习的方式,也正在拆去传统教育中的时空围墙。从孔夫子到亚里士多德的所有实践来看,传统课堂优质教育只能被少数人享受。MOOCs所追求的“通过技术实现教育资源民主化”的目标,能够把优质的教育资源向更广泛的人、学校以及更多的学生分享,成功实现了一种高端的知识交换,使得全球每一个人获得免费的、全面的优质教育将“不再是一个乌托邦式的梦想”,这被视为印刷术发明之后教育领域的最大改变。从教育技术上讲,MOOCs是以往精品课、视频公开课的一个延续,并向前推进了一大步,它改变了以往单向教育传播模式,充分使用了交互功能,可以实现在线随堂答疑、批改作业、期中/期末考试、获取证书、学生之间互相交流、在网上创建学习社区等,使学习在网络上变得轻松有趣起来。MOOCs充分体现了以学习者为中心的思想,能够满足自主学习,为学习者提供个人学习档案袋,根据学习需求或建议来调整教学内容、进度或教学安排,给予不同学习阶段的策略指导等。


同时,MOOCs也是最好的教学观摩资源,它是一个完完整整的教学过程,教师不但可以跟从国内外的大师学习,强化自我的专业功力,增强教学时的自信心,而且还可以经由观摩和体悟,来变化自身的教学风格与技巧,使学生获得更有效和快乐的学习。教师也会因此获得正向回馈,进而得到高度的成就感。可见,MOOCs不仅体现了使学生“有组织的自主学习”的显性价值,也能产生提升教师素质,促进其专业化发展以及形成终身学习氛围的隐性价值。


目前,国内外已相继推出了许多MOOCs平台,例如,美国的Udacity、Coursera和edX,英国的FutureLearn,德国的iversity,澳大利亚的0pen2Study等。国内有来自清华大学的“学堂在线”,北京大学、复旦大学等推出的“好大学”、“中国大学M00C”,华东师范大学国际慕课研究中心成立“C20慕课联盟”(高中、初中与小学);深圳大学牵头与南科大等国内65所高校组建了地方高校大规模在线课程联盟——UOOC(优课)联盟以及由两岸五大交通大学(上海交大、西安交大、南通大学、北京交大、台湾“国立”交大)共同组建的Ewant慕课平台。


但新兴领域MOOC,是否能满足学生的自主或协作学习需求?教学过程开展情况如何?学习者学习效果如何?是否真正促进了教育教学的改革?未来发展又将走向何方?这些问题都需要进行实践检验和总结。本文以 “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及“Massively Open Online Courses”为关键词,在CNKI、Education Resources Information Center (ERIC)、Wi1ey Online Library 、ACM、ALT Open Access Repository、IEEEXp1orer、SpringerLink、JSTOR、PsycINFO、Goog1e Scholar 及ScienceDirect(SD)等11个数据库中进行文献检索,收集在教育技术和e-learning研究领域中2008年到2014年期间研究成果。


另外,本研究文献检索的来源还包括由欧盟委员会创办的EMOOCs学术会议论文集,其目前已经成功举办了两届(2013、2014)。与美国匹兹堡大学的教育学院IISE(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 in Education)、信息科学学院的PAWS lab(Personalized Adaptive Web Systems Lab)及LRDC (Learning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Center)等研究团队对检索到的文献内容进行分析,从概念、设计质量、评价、学习 理论、案例分析、学习群体和实践模式等多维度视角对MOOCs缘起演变及理论实践进行研究,其中重点对MOOCs的两种变体cMOOCs和xMOOCs进行辨析。然后,从发展路径、受众对象、学习模式、本体演化及重点发展方向等五方面提出了MOOCs实践常态化建设,这是未来值得关注的研究方向,也是对MOOCs本土化研究的审视。此外,伴随着“创客”、“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也给新时期MOOCs的实践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与挑战。


二、MOOCs缘起与演变


(一)MOOCs缘起


辩证唯物主义认为,现实世界中的任何事物、任何关系、任何过程都具有必然和偶然的双重属性。MOOCs的诞生,可以说具有偶然性,但根据马克思主义哲学,新事物的发生,偶然中潜在着必然。MOOCs是从开放教育演变而来(如图1所示),向全球学习者提供免费、开放课程资源,不需进人教室,没有年龄、学历限制,无论贫富贵贱,无论何种肤色,无论怎样的基础,只要打开电脑,便可根据兴趣选修名师课程,变成了教育的“自助超市”,按照自己的需求来安排学习项目、学习进程,是顺应互联网时代在线学习的有效模式。2008年,加拿大阿萨巴萨卡大学的乔治•西蒙斯(George Siemens)和斯蒂芬•唐斯(Stephen Downes)基于联通主义学习理论(Connectivism)首次提出了cMOOCs并创建了全球第一个该类型的课程CCK08。cMOOCs强调人机交互的学习模式,把课程设计者、教学者、学习者和学习资源及自组建学习共同体等作为一个整体,并基于社交学习平台(如,Facebook、Twitter等),促使不同思维类型和学习方式的学习者在人一机、人一人交互模式下学习,引发知识重构、迁移及“深度学习”的真正发生。2012年,美国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基于行为主义、认知主义及建构主义学习理论提出了xMOOCs,该类型借鉴了cMOOCs部分思想和孟加拉裔美国人萨尔曼•可汗(Salman Khan)创办可汗学院的教学模式,沿用传统课堂教学 课程的组织形式,表现为课程学习、测试、练习、考试、答疑等环节。其成功创办了在线教育公司Udacity、Coursera和edX等,邀请世界著名大学加盟,如普林斯顿大学、布朗大学、哥伦比亚大学、杜克大学及国内清华大学、北京大学、西安交通大学等。在课程学习环节免费向全球开放课程,而在结业认证环节收费,从而形成一种投资收益的商业模式。


2.webp.jpg


(二)MOOCs演变


在MOOCs缘起中已谈及当前MOOCs主要有两种变体:cMOOCs和xMOOCs,也有研究者根据学习模式又细化出sMOOCs(Small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和bMOOCs(blended MOOCs)等类型,如图2所示。


3.webp.jpg


其中,cMOOCs实现了一种自组织学习(如图3所示),强调知识建构、创造、自治和社会网络学习,学习者可以自定学习目标,发表观点,协同创建和分享知识。它具有开放性,可使学习者通过Google groups、Twitter、Facebook等社交工具构建网络学习圈。此外,cMOOCs中的在线测验等学业评价方式可提升学生对知识内容的理解。


4.webp.jpg


xMOOCs侧重知识传播和复制(如图4所示),强调视频、作业和测试等学习方式,学习目标由教师预先设定,学习者观看视频时常伴有小测验,受艾宾浩斯在记忆保持力和学习曲线方面的工作启发,每次学生收到关于主题的真实能力的一个“突然测验”,有利于强化记忆。此外,所有交流工具(如BBS、Wiki)都被设计在平台中,讨论空间有限,具有一定的封闭性。


5.webp.jpg


此外,sMOOCs是一种类似于校园课堂教学中的社会建构主义教学模式,强调小组交互、团队工作、讨论、辩论和协同知识建构,如,COER13;bMOOCs则是一种混合MOOCs,将传统课堂教学与在线学习相结合的教学模式,解决师生情感交互问题,有利于提升学习动机,如,0PC011。国内华东师范大学祝智庭教授提出了“后MOOCs”时期新样式,如,私播课(SP0C,Small Private Online Courses)、超级公播课(Meta-MOOC)、深度学习公播课(DLMOOC,Deep Learning M00C)、移动公播课(MobiMOOC,Mobile MOOC)、大众开放在线实验室(MOOL,Massive Open Online Labs)、分布式开放协作课(DOCC,Distributed Open Collaborative Course)、个性化公播课(PMOOC,Personalized MOOC)及大众开放在线研究课(MOOR,Massive Open Online Research)等[7],它们都被看作是MOOCs的延续与创新。


三、MOOCs理论设计及实践案例分析


(—)MOOCs理论设计


1.MOOCs学习理论


MOOCs是依据联通主义、行为主义、认知主义 和建构主义学习理论等吸收、处理、建构和组织知识。本文从学习发生、影响因素、记忆作用、迁移方式及学习类型等五个维度比较分析了四种学习理论(如表1所示)[8]。联通主义认为学习是在一个模糊不清的动态环境之中,通过学习者自我组织及其之间的互动、交流、分享、沟通而进行的知识建构,形成与学习相关的联系网络;行为主义和认知主义学习理论认为学习是被动接受知识的行为和对知识的主动认知过程,而建构主义学习理论认为学习是在一定学习环境中和理解自身经验过程中的知识建构过程,其建构过程不是任意的,具有社会性和交互性,在交流、磋商及自我调整和修正中实现。


6.webp.jpg


其中,cMOOCs是基于联通主义理论创建的,实现了在开放教育资源运动下,通过建立知识结点(如图书馆、书本网站等任何可能的信息源)间的网络联结,不断地提炼、重构、解释来形成新的知识,从而构建人与内容共通的技术增强型学习网络(Enhanced Learning Networks)。而xMOOCs是基于行为主义、认知主义和建构主义理论创建的,并强调做中学的教学策略,比如,实验教学、基于项目学习、基于游戏学习、任务驱动学习等。美国教育家德加•戴尔(Edger Dale)使用科学心理学方法研究出学习金字塔,指出在做中学效果最好,知识学习保持率最高。


2.MOOCS设计质量


为了鼓励学习者完成MOOCs,课程学习,避免其失去学习乐趣而中途放弃课程学习,有必要基于MOOCs学习理论在教学和技术两方面提出一些可行性设计原则(如图5所示)。


7.webp.jpg


(1)教学原则。MOOCs教学原则包括教学设计(内容组织和文化差异)和评价两方面。其中内容组织需要考虑提供课程大纲、制定明确学习目标、学习时间计划,采用支架式教学策略,学习过程可视化呈现等。文化差异需要考虑适用于所有学习者的学习案例,针对视频会议讨论时至少提供2个不同时间段,课程讲授要采用英语语言,需要采用国际时间(UTC)安排学习计划以及授课中若出现食物、动物等学习对象时要给出真实图片。评价是促进MOOCs有效学习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常见方式主要有自评、在线测试和同伴评价等三种。其中在线测试主要为了测量学习成绩,可采用单选或多选等客观题。对于教师而言,通过测试成绩能分析出课程设置的问题,而对学生而言,通过测试成绩能分析自己的知识薄弱环节,更有针对性地学习。不过这种评价方式比较适合自然学科,而对于具有创造感和想象感的人文学科课程不太适合。同伴评价是指评论作品、项目、团队作业等,学习者可以为其他人作业进行评价并给予反馈,每次评价都会从3到5个人的评分中取一个平均的分数来保证评分的公正性,甚至会有其他人对你的评分做出评价,没有标准答案,比较开放,非常适用于人文、社会科学及经济学课程。


(2)技术原则。MOOCs设计除了考虑教学原则外,还要考虑技术原则,从而保障学生顺利进行交互、协作、评价和自我反思等活动。MOOCs技术原则包括用户接口、视频内容、交互工具和学习分析等四个方面。其中用户接口需要考虑提供视频播放控制按钮,如播放、重放、全屏、慢放、停止和暂停等,需要提供检索功能便于学习者查询学习资源,视频资源需要采用标签进行分类显示,文件能够下载,要有帮助功能指导学生学习,学生可以切换教师头像与幻灯片讲课内容等。视频内容需要考虑声音的清晰度,视频时间不超过20分钟,屏幕中要呈现视频内容的文字稿,且与讲授同步出现等。交互工具主要包括论坛、Blogs、播客、社会网络、仪表盘、Twitter、YouTube等,用于支持学习过程中教学活动。在相互讨论中学习者扮演着“亦学亦师”的角色,学习从被动转为主动,多数学生也因准确地回答了他人提出的问题而得到赞赏或鼓励后会变得更加积极,有助于提高学习成绩。此外,学习者与教师可以根据学习分析工具上的仪表盘监测学习过程,自动识别学习困难,然后有针对性地提供个性化干预指导。

 

(二)MOOCs实践案例分析


1.MOOCs平台的比较分析


本文选取了六种不同类型的MOOCs案例,分别从学习理论、评价方式、开放性、学习形式和学习工具等五个方面进行了比较分析(如表2所示),其中CCK08代表cMOOCs,edX作为xMOOCs不以营利为目的平台;Coursera作为xMOOCs以营利为目的平台;OPCO11代表bMOOCs;COER13和Mobi-MOOC代表sMOOCs。


8.webp.jpg


从表2可知所有MOOCs都具有视频课程资源,都是面向所有学习者开放的一种非正式学习,也都具有社交软件工具。多数MOOCs都采用传统电子化评价工具,比如,在线考试、小测验等。同伴评价方式主要被cMOOCs和部分xMOOCs采用,自我评价方式则主要被sMOOCs采用。大多数MOOCs是基于行为主义、认知主义和建构主义学习理论创建的,仅有cMOOCs(如,CCK08)和sMOOCs(如,MobiMOOC)是基于联通主义创建的。


2.MOOCS学习群体分析


MOOCs学习者群体身份呈金字塔形状(如图6所示),位于塔底属于好奇的观察者,是学习群体中最多的一种,他们主要是了解MOOCs形式的注册者,从未参加课程内容学习;其次是听众,这类注册者观看课程中的视频讲座,但并不完成作业或者参与测试、考试;第三种是中途綴学者,他们完成了部分课程,但并未达到课程的所有要求而中途綴学;第四种是消极参与者,参加课程学习,也做一些测试,但不积极参与课程讨论;最后是积极参与者,位于塔尖,是学习群体最少一种,完成提交所有作业,也积极参与课程讨论。由此可见,如何提高学生自主学习的能力,使消极参与者变成积极学习者,进而提升完课率需要深度思考。


另外,通过调查实证分析对MOOCs学习方式的认可度,得出多数学习者认为MOOCs中所提供的视频课程有助于提升学习质量,正如大家认为“在MOOCs中学习感觉很兴奋”、“MOOCs能够点燃内心学习火焰”。当然,也有学者对MOOCs学习提出了质疑并给予否定态度,如,美国莱斯大学摩西•瓦尔迪(Moshe Vardi)在2012年11月提出了“如果可能,我会让MOOCs消失”的观点,斯坦福大学教授基思•德夫林(Keith Devlin)在2013年6月发表了一篇名为《MOOC不久将亡,而MOOR将永存》的随笔。弗吉尼亚大学麦金太尔商学院院长卡尔•蔡特哈姆尔(Carl Zeithaml)和欧洲工商管理学院院长伊利安•米霍夫(Ilian Mihov)在2015年6月接受《国际金融报》采访时均表示,“MOOCs是学生被动接受知识的一种形式,真正的学习过程不会产生于这种教学方式下,而是产生于教室里,面对面的讨论中”。


9.webp.jpg


3.MOOCs实践模式分析


MOOCs创建目的是为了提供开放在线课程,降低准入门槛和学习费用,不论是学生,还是普通村民,每个人都可以在MOOCs上接受教育,学习品牌大学课程,为传统高等教育带来革新。然而,由于MOOCs是相关参与人员花费极大的心血和代价完成的结果,开发成本很高,一些MOOCs开始尝试走商业模式路线去吸引投资者,没有可持续的商业运营模式,将无以为继。潜在的商业模式是为学生提供免费课程,但是如果想考试、寻求教师帮助并最后拿到资格证书,则需要交一定费用,事实证明,商业模式还可以提高MOOCs通过率。edX首席执行官阿南特•阿加瓦尔(Anant Agarwal)表示,为了解决学生綴学率过高和通过率过低的问题,MOOCs提供商可以要求学生在参加课程学习时进行付费的身份认证,同时也是MOOCs的盈利模式,是基于MOOCs证书的增值服务。Coursera新掌门耶鲁资深前校长理查德•莱温(Rick Levin)宣布,他们正在探索为学生提供在线视频讨论的功能,学生除了学习视频课之外,还可以通过视频与教授进行实时沟通和讨论,甚至于在线举办一个小型的研讨会。若这一功能成功上线,将会向学生收取一定的费用,可为其它MOOCs平台发展提供一些新的想法和思路。


总之,MOOCs目前主要是以公益化和商业化两种实践模式存在,然而完全只有商业化(收费),发展就会变了味;完全靠公益化(免费),它又很难走远。因此,最重要的是在商业化和公益化之间找到一个平衡。


四、MOOCs实践常态化建设


随着MOOCs的发展,问题似乎慢慢回归到了“MOOCs本身该何去何从”。虽然MOOCs资源是可以分享,但国别不同,文化差异就不同。因此,本文结合上述研究成果,从发展路径、受众对象、学习模式、本体演化及重点发展方向等五方面探讨MOOCs实践常态化建设,即对MOOCs本土化进行再审视。


(一)MOOCs发展路径:实现智慧学习


如果说2012年是美国“MOOCs元年”,2013年是中国“MOOCs元年”并快速进人发展期,那么,到今天必须慎思MOOCs的正确发展路径是什么?本文提出未来的MOOCs发展路径应该是建立在云服务平台上,运用新一代移动网络技术、大数据、学习分析技术等,配以自适应学习引擎和个性化推荐策略,实现智慧学习(如图7所示),推进教育与信息技术深度双向融合。MOOCs智慧学习系统尊重数字一代学习者的个性化与多元化发展,适应学习者“最近发展区”学习,解决“有教无类”问题,不但能激起学习的求知欲和积极性,提高学习动机,而且利于培养学习者的创造性思维能力和综合解决问题的能力,促进学习智慧发展,将成为教育技术研究新范式和教育信息化发展的新趋势。


10.webp.jpg


(二)MOOCs受众对象:面向多元化发展


目前,MOOCs主要用于促进高校教育变革,受众对象来自高等院校大学生。为了开拓MOOCs应用市场,其受众对象应该多元化,除了高等院校外,中小学基础教育和职业教育更应该推广运用。其中针对基础教育而言,MOOCs能解决地区之间、城乡之间、学校之间的教育不公平问题,满足从“能上学”转变到“上好学”的教育需求;针对职业教育而言,职业技术学校在全国有很多,水平千差万别,有的职业学校教出来的学生水平很高,有的学校教出来的学生能力稍弱,MOOCs可从职业教育人手,解决青年孩子们从学校走出来,找不到工作这种问题。当然,应该更加清醒的认识得到MOOCs真正的大市场在校外,国内有几亿的农民工和工厂工人,他们需要培训,也愿意学习,如果学费不贵的话,他们还愿意出一些钱。此外,还有很多白领社会人员想创业,想提高自己,如果此时能按照他们的需求把市场细分,开设很多相应的课程,他们既有支付能力,又有学习的要求,这将会成为巨大的MOOCs市场,有利于推动MOOCs的商业模式发展。


(三)MOOCs学习模式:提倡自主学习+翻转课堂的混合式教学


在MOOCs平台中,学生利用视频资源进行自主学习,完成即时的测验以及课后要求的阅读和作业。学习过程若遇到不解,可以通过网络学习社区求解。然而,教育不仅仅是知识的教育,更涉及人格、学习习惯与道德培养等方面,而且“价值塑造”和“能力培养”难以通过单纯的在线知识传授过程实现,面对面的交流、教师思想的传递和同学需求的及时反馈是必须存在的。为此,可通过“翻转课堂”进行的混合式教学模式,将在线学习与学校教育结合起来,不妨将“MOOCs”看成是“BOOK”。学生利用书可以自学,但若结合教师教可能学得更好,课堂上重点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同时,通过更多的师生和生生之间的面对面互动交流,养成学生健康的人格和正确的情感、态度、价值观。可见,自主学习+翻转课堂的混合式教学模式是适应学习者学习特性的一种教学方式,不仅能够增强学生的独立性和自律性,同时也能针对在线学习情感缺失问题给予有利补偿,将成为学习的心智模式。


(四)MOOCs本体演化:小规模专有在线课程(SPOC)


由于国内学生受传统班级教学影响深刻,没有老师的现场感、亲切感及监督,自主学习能力减弱,学习一段时间后注意力下降,导致MOOCs完课率低下、学习体验缺失、学习效果难以评估等问题。发展小规模专有在线课程(SPOC,Small Private Online Course)可以有效解决上述存在问题。SPOC存在的价值在于可让MOOCs从完全开放视角回归到服务学校教学质量的本质中来,促进在线教育发展和教学模式变革的有机融合。这不但利于个性化教学质量的提升,而且提供更广泛的师生接触机会,提高教师改善教育的积极性,优化传统的面对面教学,进而实现对MOOCs的改善与重塑。


(五)MOOCs重点发展方向:解决教育公平


MOOCs为每个人洞开了学习之门,针对目前国内存在教育资源配置不均衡问题,MOOCs的重点发展方向应该放在解决教育公平上。倘若能把国内最好的中学课程以MOOCs的方式传送到贫困县、乡一级中学,使不发达地区学生有更多机会接触到国内一流学校一流教师的优质课程,实现科学合理地配置有限的优质教育资源,从而解决了教育公平最核心的部分——教师之间的不公平,MOOCs教育也将变成一个强大的力量。



五、新时期MOOCs发展机遇与挑战


在教育部2015年工作要点中,加强高校MOOCs建设首次出现在教育部年度工作计划中,明确提出“加大优质数字教育资源开发和应用力度,探索在线开放课程应用带动机制,加强‘慕课’建设、使用和管理”。这对MOOCs发展来说,是一种顶层设计上的指引。尤其是伴随着“创客”、“互联网+”时代到来,给MOOCs发展带来新的机遇和挑战。


(一)创客教育与MOOCs发展


美国新媒体联盟2015地平线报告(高等教育版)指出,创客教育是高等教育信息技术中期应用趋势。国家政府报告中也提出“健全创业辅导指导制度,支持举办创业训练营、创业创新大赛等活动,培育创客文化,让创业创新蔚然成风”。所谓创客教育是指培养学生创新、创业所需的知识、能力、视野等方面的教育行为,有效应用MOOCs可以解决创客时代的创业、就业及创新等三大问题。


首先,目前国内的创业课程在综合性、系统性上都远不能满足学习需求,多数学校没有那么多创业老师,而且创业课即使有老师讲,也只能是照本宣科讲理论,缺乏实践,久而久之学生也会丧失学习兴趣。倘若创业课能够邀请一批成功有经验的企业家(如,比尔•盖茨、俞敏洪、马化腾、李彦宏、马云等人)来讲怎么创业的,创业有多难,将会非常有助于正在创业、正是头破血流、一筹莫展的大学生。然而,企业家拉到全国所有大学都讲一遍是不现实的,采用MOOCs方式便可以有效解决创业知识学习问题。因此,有必要推动一批有价值的“精品化”、“精细化”创业类MOOCs课程建设,实现人人可以学、处处可以学、时时可以学,为更多人实现创业梦想提供帮助,也能实现学习阶段和创业阶段之间的无缝转换。此外,创业课程需有广泛连接外界和前沿的内容、新兴技术领域,通过MOOCs实现了学生有机会接触到国外(如,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等)知名院校的创业课程,最大限度地开阔视野和思维,以期提高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同时善于开发和利用创业资源,把创业机会转变为可以管理创业的过程。


其次,关于大学就业问题。现在并不是企业不需要大学生,而是大学生学出来的知识多数不能满足企业的需要。鉴于此,可以改变大学生课程学习方式,采用“3+1”教学模式,定位为通识内涵、发展多元的人才培养模式,即前3年学习专业课程,最后1年的课由企业来上,将企业内训课以MOOCs方式放在网上,学生便可有针对选择学习,做到跟企业的需求相吻合,那么学生不能满足企业需要的问题能够大大缓解,促进大学就业。

最后,解决创新能力不够的问题。从文艺复兴到宗教改革、大航海运动、启蒙运动,到科学革命、工业革命、资产阶级革命,这一连串的事件都来自西方国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爱德蒙德•菲尔普斯(Edmund Phelps) 在《大繁荣:大众创新如何带来国家繁荣》一书中说,工业化地区创新能力的大小,取决于这个国家的大多数普通人,能够在多大范围以及多深程度上接触并使用最新科技。此外,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与我国科技部联合发表的《中国创新政策述评》指出:“中国现行教育体系是以被动学习和基于应试能力为导向的,中国教育体系必须重视对学生创新思考、创造力及创业能力的培养。”由此看来,“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的“钱学森之问”定与传统教学模式缺少创新性知识培养有着不可推卸的关系,创客教育势在必行。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若干意见》(2015)明确提出,要“构建创新型人才培养模式”,“开展启发式、探究式、研究式教学方法改革试点,弘扬科学精神,营造鼓励创新、宽容失败的创新文化”。温彻斯特大学教授盖伊•克莱斯顿(Guy Claxton)指出“创新是多种心智习惯的混合,包括好奇心、怀疑精神、想象力、决心、工匠精神、合作和自我评估。”大学是知识和人类文明的中心,是创新的源泉和孵化器,为了培养大学生的创新精神与能力,有必要将其纳人到课程体系中,内容是产生创新想法的燃料,创新与学习密不可分。然而,学生的课程学习不限于国内,还应该放到国际上。


根据芝加哥大学社会学教授罗纳德•伯特 (Ronald S. Burt)提出的结构洞理论,若大学教育把诸如哈佛、麻省理工、斯坦福、剑桥、牛津等知名学府知名教授的课程以MOOCs方式引进来,便可以从连接不同人群、文化、语言、思想中找到创新点。学生享有充分的自主、自由学习机会,扩展学习视野,使得思想变得更加开放;磨练发散性思维,快速而灵活地改变头脑领域,将会提升学习内驱力和学习动机,最后其创新能力会完全不一样。


诚然,新一代的学习者群体属于“数字土著”(Digital Natives)或称“新人类”,他们出生在信息时代,成长在数字化学习环境中,大多喜欢新鲜,不安于现状或墨守陈规,愿意变革,善于创新。MOOCs作为一种新事物,打破了传统课堂的模式,融合了在线教育的特质,更打破了实体大学的限制,能够实现优质教育资源共享、创造和优化,使学习不再受时间、空间及内容维度的限制,进而勾勒出“终生学习”(life-long)、“宽生学习(life-wide)和“深生学习”(life-deep)的立体化学习图景。“新人类”乐于学习、善于学习,但是他们保持注意力的时间较短,倾向于碎片化内容,并且喜欢简洁、清晰、精炼、准确的信息,不喜欢被动听讲或长篇大论,MOOCs恰好符合这些需求,能使他们针对具体问题的情境对原有知识进行再加工和再创造。


(二)“互联网+”时代MOOCs发展


在2015年“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制定“互联网+”行动计划,并正式确立其为国家战略,教育,毫无疑问也置身其中。新兴互联网技术瞬间潮涌,引爆信息革命,使得在线教育涨势凌厉,带来了知识和信息的多源性、易得性和交互性,学生拥有了选择权利,给MOOCs实践发展带来了新机遇,也将开启新时代。当然,这并不意味着MOOCs将会取代传统教育。“新美国基金会”教育政策部主任凯文•凯里(Kevin Carey)在新近出版的《学院的终结:缔造学习的未来与无处不在的大学》一书中充分肯定了MOOCs的价值取向,但同时也指出MOOCs无法撼动当下传统教育,彼此是一种共存共融关系,充当“学习的粒子加速器”。悉尼大学校长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 Spence)也曾表示,“现实课堂教育将不会被取代。教师的作用、学生间的交流、课堂氛围将不会被取代”。


“互联网+ ”时代的MOOCs,从宏观层面上将继续使人人都可实现名校梦,加速高等教育信息化、大众化,实现教育资源共建共享,以开放的理念去拥抱新文化、新思维;在微观层面上将引领MOOCs进入2.0时代(即MOOCs2.0p),重在个性化教育,运用大数据的存储、挖掘、分析能力,使“智能”力量形成全新的学习体系,实现重塑学习形态,即由知识习得、参与转向知识创造,不再是传统大学课程的延伸,而是在自组织、定制化的道路上前行。


教育的真谛是要发展人的个性,是让每个学生的个性都得到健康发展,如果说传统学校教育仍然沿用工业时代标准化、灌输式的教育教学模式,学校是个教学工厂,课堂是一条条生产标准化“人才”的流水线。这一教学模式的重大“顽疾”就是扼杀人的个性。MOOCs2.0将会为实现个性化教育带来际遇。


在美国,重启“慕课”(MOOCs)研究运动中也强调了要考查学生之间的差异(表现为不同欲望、认知差异、情感差异、社会差异、文化差异等),采用1:1个性化教学方式,从学习者自身的兴趣爱好出发去选择想学习的课程内容,按照自己的节奏和步调进行学习,MOOCs系统将会自动记录学习过程信息(比如,学习时间、错题情况、提问次数等),通过大数据学习分析技术智能化分析处理,采用信息可视化方法呈现学习结果,形成个性化的学情报告,从数据中量化自我、认识自我,有助于改变头脑中的知识建构,进而提高学习效率和学习质量。


六、小结


MOOCs是社会化学习新宠,萌芽于开放共享的校园理想,发迹于“因地制宜”的教学设计与技术整合,繁荣于“与时俱进”的移动化和泛在化。尽管仍有人对它尚存疑问,但毫无疑问的是它是技术促进教学的一个有力学习新模式,并在教育发展过程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能够使学生没有障碍地吸取最好的知识营养,已是不争的事实,且已成为重要的里程碑和未来教育新常态。至今,已有许多研究者(尤其是国外研究学者)围绕MOOCs如何有效促进学习进行探索研究。本文主要从11个学术数据库和E-MOOCs学术会议论文集,收集并分析了2008年到2014年相关文献,从多维度视角对MOOCs缘起演变及理论实践进行分析,希望有助于人们深入理解新常态下的MOOCs。


专题banner-1000.png

  互联网+     智慧学习     新常态  






移动学习,让企业培训管理更简单

申请免费试用

问鼎云学习


企业一站式移动学习平台供应商
支持多端同步,满足各种学习场景,实现无缝学习

企业简介

关于我们

免费试用

成功案例

产品服务

学习平台

课程定制

运营服务

联系方式

 180-3341-5592

 wdxuexi@wunding.com

 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园紫光信息港C座8楼

 问鼎云学习

微信关注,分享企业培训干货

企业移动学习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