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干货分享 >谷歌还在偏爱“精英”,苹果已建了“一座大学”

谷歌还在偏爱“精英”,苹果已建了“一座大学”


约三年半前,我在福布斯发表了一篇《苹果和谷歌的人才观有何不同?》,讲到谷歌(Google)似乎奉行只招“精英”的招聘政策,而苹果几乎与之截然相反。


最近,约翰·格鲁伯(John Gruber)和本·汤普森(Ben Thompson)在一则播客中提及这一观点,我才想起那篇文章。


我在文中评论了这两家成就非凡的企业之间存在的不同之处。


谷歌的创始人是两名当初还在斯坦福大学(Stanford)读博的小伙子,他们择取了这样一种企业文化:只有最优秀、最聪明的人才可以申请。


如果你毕业于常春藤院校,拿过罗德奖学金(Rhodes Scholarship),是一位名副其实的火箭科学家,并曾供职于麦肯锡(McKinsey)抑或是白宫,那么你才有机会在谷歌求职。但你先要做一份谷歌自己编制的IQ试题,因为它不认为其他IQ测试能测出谷歌要求雇员所具备的智商水准。


我当时评论道,苹果公司的管理团队一般不是斯坦福出身。(2011年成文之时,苹果管理层只有斯科特·福斯特尔[Scott Forstall]一人是斯坦福出身,后来他就因为跟管理层其他人关系紧张而被踢出局。这难道是巧合?)


如今,我们都认为苹果公司管理层是“世界一流”的,但这是因为他们供职于苹果,有的已经在那里任职几十年。


菲尔·席勒(Phil Schiller)最初申请进入苹果时,谁又知道他会成为如今的菲尔·席勒呢?艾迪·库埃(Eddy Cue)也是如此,蒂姆·库克(Tim Cook)和其他任何人都是同样的道理。


他们没有拿到过罗德奖学金,上的是波士顿学院(Boston College)或奥本大学(Auburn University)(我没有丝毫轻蔑这些院校之意)。他们也不太可能被测过智商。当初招聘他们的人,不管是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还是别人,是怎么知道他们会别有一番成就的呢?


我当时想不明白,如今仍不清楚,但现在我觉得,苹果公司的人可能知道其中的奥妙,并继续在招聘过程中使用他们的标准。


如今的苹果零售主管安吉拉·阿伦德茨 (Angela Ahrendts)毕业于波尔州立大学(Ball State);新任首席财务官(CFO)卢卡·马斯特里(Luca Maestri)曾在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读研。


若干年前,我问阿尔·戈尔(Al Gore),苹果在雇佣某位高管的时候,是怎么知道他们日后会大有所为的。很明显,阿尔·戈尔也不知道,或者他知道但不愿透露。


至于格鲁伯和汤普森的那则播客,他们更进一步,指出苹果和谷歌招聘政策的差异是两者竞争优势(与劣势)的源头。对此我完全赞同。


谷歌“只招顶尖人才”这一政策的结果,就是让公司内部精英济济。毫不奇怪,精英阶层往往有精英主义倾向,容易导致观念闭锁,过度自信和傲慢,进而引发一系列问题,比如忽视外部威胁的迫近,或因处处自矜而导致人心背离。


在播客中,格鲁伯与汤普森提到,斯坦福毕业的斯科特·福斯特尔就是出了名的爱在人前炫耀自己,结果在苹果公司不得人心。


谷歌因为狂妄自大而丢了搜索领域的王座没?还没有。但随着移动业务的持续繁荣,再过几年,一旦搜索不再是如此经济有效的号召力手段,谷歌的招聘政策就会带来危机。


我的朋友希德·芬克尔斯坦(Syd Finkelstein)几年前写了一本很不错的书,名为“为何聪明的高管也会失败?”(Why Smart Executives Fail)书中记述了一系列在精英人士领导下取得成功、最终又为精英主义所累而堕入深渊的企业。在我看来,谷歌很有可能走上同样的道路。


相比之下,苹果的非精英人士往往聪明但又谦逊。他们与其说是精英,倒不如说是聆听者。


他们更倾向于自我怀疑。与遵循预科、常春藤盟校、罗德奖学金、麦肯锡直至谷歌的发展路线相比,不同寻常的职业生涯背景使他们得以用更具创造性的眼光放眼世界。


我对斯坦福没有意见。我上过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曾申请过罗德奖学金,最后连个影子都没有,但我还是很仰慕那些得奖的人。不是上了斯坦福就会变成精英主义者,但日后成为精英主义者的风险会因此大大增加。


一旦将“只招聪明的人”落实为一项政策,你就走上了精英主义公司之路,哪怕你只是为了招聘最聪明的员工而已。


玛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早年受聘进入谷歌,参与创造了该公司如今所依赖的招聘政策。自从履任雅虎(Yahoo)CEO之后,她就试图在雅虎施行同样的政策。据报道, 面对新员工,她问的第一个问题总是“你在哪儿上的大学”。


据称她拒绝任用格温妮丝·帕特洛(Gwyneth Paltrow)担任雅虎编辑,就是因为帕特洛没有大学学历。这样的思维方式终将以失败告终。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正是那些十年前(当雅虎还有一些得意之处的时候)供职于雅虎的人,后来仍然大有作为。杰夫·韦纳(Jeff Weiner)如今运营着领英(LinedIn),苏·德克尔(Sue Decker)加入了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董事会,丹·罗森维格(Dan Rosensweig)运营着Chegg。


一位风险资本家曾经告诉我,他很愿意为自己投资组合中的公司聘用那个年代的前雅虎员工,因为他们见识过大起大落,而不是只坐过谷歌的成功火箭一飞冲天,这种单方面的经历会让人认为成功理所当然。


简而言之,那个年代走过来的雅虎人聪明而又谦逊。


我们的公司需要聪明人的参与,以将其推向新的高度,但我们也需要虚怀若谷、圆融无碍的聪明人。


凡事没有“最佳途径”,条条大路通罗马。当我们用心倾听、当有人可以当面叫板、当我们可以向自己和他人承认自己可能有错的时候,我们才能成为更好的队友。


苹果构建了一整座大学,以确保未来几年中此类政策都是其企业文化的一部分。出于这个原因,我对苹果的长期展望比对谷歌远远更为乐观。


人固然越聪明越好,但永远不要成为精英主义者。

  人才观  






移动学习,让企业培训管理更简单

申请免费试用

问鼎云学习


企业一站式移动学习平台供应商
支持多端同步,满足各种学习场景,实现无缝学习

企业简介

关于我们

免费试用

成功案例

产品服务

学习平台

课程定制

运营服务

联系方式

 180-3341-5592

 wdxuexi@wunding.com

 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园紫光信息港C座8楼

 问鼎云学习

微信关注,分享企业培训干货

企业移动学习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