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攻城拔寨,国内首个手机上课城市得到官方认可

4.jpg


  在线教育产品校园争夺战正酣,导火线是教育部于今年9月份发布的《关于“十三五”期间全面深入推进教育信息化工作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其中提出要加强资源平台、管理平台的互通和衔接,支持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各类教育机构、企事业单位利用国家已有系统开发相关应用。


  “最终目的是希望所有的老师都使用我们的产品”,猿题库副总裁李鑫显得信心满满。2015年10月15日,猿题库与四川省崇州市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前者将进入崇州市所有中学的课堂教学。


  K12这块大蛋糕面前,不仅仅猿题库,包括学科网、一起作业网等等在线教育产品,都在加速进入其中。现实却是,在线教育产品和一线教师的需求仍存在脱节的情况,Wi-Fi、手机、平板电脑等智能硬件设备普及也仍有待时日。


  猿题库杀入四川崇州市体制内


  10月15日,猿题库与四川省崇州市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崇州市教育局方面宣布,将在全市所有中学的课堂教学中引入猿题库,老师和学生将通过在手机上使用猿题库,来完成课前预习、随堂测验和课后作业等教学任务。


  学习软件如何与教学结合?崇庆中学的一堂高二物理课上,学生和老师人手一台平板电脑或者智能手机,当授课老师讲完一个知识点后,立即拿出手机使用猿题库教师版给学生布置了一道随堂测验题,学生作答后不仅每道题的正确率、错误项比率能够实时同步,哪个学生做错了哪道题等更为细致的情况也同样可以即时获取。随后,授课老师根据上述情况对知识点进行讲解。


  这样的课堂形式,未来在崇州市的所有中学都将成为常态。按照李鑫的说法,除了崇州市外,其他地区也有不少老师小范围使用该种形式进行授课,而硬件设施齐全的沿海城市这一状况更为常见。


  “我们可以边试边改、慢慢实验,因为改革是没有现成路的”,崇州市教育局信息化主任王智勇坦承并非没有挑战,“今年的初三、高三就能够见成效,明年、后年就能够引起崇州教育深层次教育质量的提升”。


  在线教育攻城拔寨进校园


  上述整个课堂形式的重点在于,中间批改作业的流程被直接跨过,由学习软件来代替老师完成,课堂效率大大提升。


  这一功能的实现,得益于今年5月份刚发布的猿题库老师版“猿辅导”,除了支持老师通过学习软件给学生布置作业,还能够获得实时分析数据。


  这一新产品直接加速了猿题库进入校园的步伐。记者获得的最新数据显示,猿题库旗下三款产品猿题库、小猿搜题、猿辅导的用户数量分别为1865万、4000万以及50万,“相当于全国二分之一的中学生在用猿题库的相关产品”李鑫说。


  手机进课堂不是新鲜事,但地方教育主管部门在全市范围内积极鼓励手机学习软件进课堂,这在全国尚属首例。但是水面下的校园争夺战已然白热化。“现在市面上类似的在线教育产品不在少数”,崇州市教育局局长罗小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


  这边厢,学科网也主要以老师为切入口进入校园。学科网创始人陈学艺向记者透露的一组数据显示,“目前学科网用户1500多万,其中便包括了80%以上教师用户数量占比,服务全国3万多所学校”。不久前的10月10日,学 科 网 宣布获得好未来3000万美元战略投资,两家公司表示将“协力打通从校园教育市场到校外教育市场的产业链”。作为K 12教育信息化一站式解决方案供应商,陈学艺表示,该笔资金将帮助其加速拓展有关公立学校的业务。


  除此之外,爱学堂、一起作业网等在线教育企业都尝试与公立学校合作。


  进入K12政策推动是关键


  “核心就是大数据,一旦进入校园之后,这一优势将是 滚 雪 球 式 的 ,越 来 越 明显”,李鑫如是形容进入校园将给猿题库带来的好处。


  而猿题库此次得以大规模进入公办学校,大数据功不可没———近2000万中学生用户已经通过手机在猿题库累计答题22亿次,“利用猿题库的大数据支持,我们就可以完全实现信息化与课堂教学的深度融合,因为它改变了课堂的结构”,崇州市教育局信息化主任王智勇说。在爱学堂创始人汪建宏看来,K12市场规模巨大,同样不容忽视。


  国家统计局《2014年中国统计年鉴》数据显示,2013年处于K12教育阶段的学龄人口约有1.62亿,未来几年这一数量还将继续增长。


  从市场规模来看,K12也是一个巨大的蛋糕。易观智库发布的《中国K 12互联网教育市场专题研究报告2015》一文中指出,2014年国内互联网教育市场规模达到841亿元人民币,预计20 17年中国互联网教育市场规模将达到1980亿元人民币。


  然而,与庞大的市场规模相对照的是,在线教育产品真正进入K 12并不容易,政策的推动往往起到关键作用。


  “没有政策力量从上自下推行,单就老师个人或者单所学校,产品再好也很难普及,学校自身有一套很完善的教学模式”,有将近20年教学经验的资深中学英语老师梁老师告诉记者,平板电脑等硬件设施的完善,W i-Fi网络等基础设备的增设,这些都是在线教育产品在校园普及的重要因素,但是花费巨大,涉及面广,单就这一层面来讲非政策力量难以推动。


  最新的政策信号来自教育部今年9月份发布的意见稿,要求学校要加强资源平台、管理平台的互通和衔接,支持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各类教育机构、企事业单位利用国家已有系统开发相关应用。


  这也意味着,传统教育体系已经开始在向第三方服务商敞开大门,类似崇州市和猿题库的合作,未来或将越来越普遍。


  分析

  与一线老师实际需求差距大 在线教育短板不补难言扩张


  政策东风已俱备,但在线教育产品进课堂的现状却是进展有限。“老师很少用,最多只能起到参考作用”,说到在线教育产品在校园里的使用情况,资深英语教师梁老师分析称,无论是试题的设计还是备课素材的选取,“一定要根据自己所教学生的实际情况来准备”,对于教师而言,在线教育产品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是“多了一个参考素材”,远未达到工具化,更难言对课堂教学起到实质性的帮助。


  不过,梁老师也指出,对于学生来说,题库类的学习软件,学生可以根据自身的需求进行自我检测、课后练习,“这是学习软件带来的新改变”。


  “K12的个性化和地域性都非常强,不是一款学习软件就能够解决学习上遇到的问题”,立尚教育市场总监李珍认为K12的强地域属性决定了在线教育产品短时间内难以在校园扩张的现实,以中考为例,北京、广州、上海各地各不相同,使用题库类产品来进行练习,对于学生而言很大程度上是在“浪费时间”。


  在爱学堂创始人汪建宏看来,在线教育产品自身的短板尚未得到解决,难言扩张。汪建宏指出,目前在线教育产品多为工具类、平台类和O 2O类,工具类自身用户难以转化实现盈利,长远发展堪忧,平台类则往往缺乏优质的内容提供商,O 2O类产品用户本身的低黏性也存在转化难问题。

 

沙龙vol.8-报名.png




©版权申明:凡作者标为“移动学习前沿”的文章,均为前沿网站编辑组原创,欢迎查看!
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问鼎云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