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时代经济虚实结合促进教育结构性变革 (上)

QQ图片20151009091759.png


  过去的两年,MOOCs热潮一浪高过一浪,尤其是传统知名高校、全国性学会和协会也普遍关注,积极响应,赞誉、跟风、困惑、反思、质疑,各路学人从不同角度和视野阐释不尽相同的学术观点。2013年,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协会于9月和11月两次深入和广泛研讨MOOCs对信息技术推动教学改革的作用及影响。


  中国高教学会11月在“改革·质量·责任:高等教育现代化”的主题下设专题讨论MOOCs与高等教育现代化。全国高等学校教学研究中心、全国高等学校教学研究会等也在11月召开第六届“大学教学改革研讨会”,而之前的五届年会统一为“中国大学教学论坛”,没有一次在会标中使用“改革”一词,而且聚焦“开放课程背景下的教学方法与教学模式改革”。每次与MOOCs相关的研讨都吸引了数百所高校的管理者和教师参与,网络教育有一种突然被高度关注的感觉。不得不承认传统高校真的要“上线”了,以在线教育、远程教育和开放教育等理念、方法和手段变革传统校园教育和课堂教学,而且这种态势是积极主动的,尤其是在领导层。2014年1月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取消和下放“利用网络实施远程高等学历教育的网校审批”。


  事实上,十几年来,除了广播电视大学系统,60多所重点高校都在教育改革框架下试点相对独立的网络教育,2013年合计本专科在校生超过500万人。更多的传统高校已经在进行混合式教学实践。13年前,清华大学教育技术研究所构建网络教学综合平台,打造“清华教育在线”,支持普通高校探索基于混合教学的教学改革,为传统高校网络教学提供公共服务。13年来“清华教育在线”(杨晓梅等,2014)累计为400多所高校提供“网络教学综合平台”研发、管理和教学支持服务,500多万在校学生通过网络学习,70多万门课程在线使用。


  2013年7月,国家开放大学第二届信息技术应用展示现场,8位年轻教师借助微博进行MOOCs专题辩论,正反方就“MOOCs会不会取代传统教育”唇枪舌剑。辩论引出了许多疑惑、问题、思考和猜测。10月,世界远程开放教育理事会(ICDE)秘书处特邀了五大洲的20多位远程开放教育方面的专家就“Mind to MOOC”在国家开放大学总部进行了专题研讨,为里斯本会议热身。各国开放大学的校长是专门从事远程开放教育行业的管理者,更关注开放的互联网时代领导力的问题。11月,ICDE在里斯本葡萄牙开放大学召开了世界开放大学校长会,主题是“开放时代领导力应变”。MOOCs全球火热意味着什么?MOOCs对哪类大学影响会更大?MOOCs对哪些人影响会更大?MOOCs选修者之间会形成怎样的关系?MOOCs需要在线下建立学习场所吗?MOOCs发展会使强校更强、弱校更弱吗?MOOCs免费是一种招牌还是一种理念?这也让我们想起这样两句话,因为我们走得太快,忘记了为什么出发;MOOCs是解决问题的方法,那问题又是什么?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观看中国经济年度人物颁奖典礼,回顾2012年马云和王健林,2013年小米与格力的“赌约”,他们虚实经济结合的思想或许对教育变革走向有些启示。


一、虚实经济颠覆传统观念


  在2012年第十三届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颁奖典礼上,获奖的马云和传统产业的代表人物、万达董事长王健林,就“电商是否会取代传统的店铺经营”有过思想交集。在马云看来,电子商务不是模式的创新,而是生活方式的改变。现在所做的只是对传统零售渠道的变革,未来三五年,将进入生产制造的变革,直到影响生活方式的变革。今天的电子商务不是想取代谁、消灭谁,而是用互联网的思想和技术改变今天的商业环境,建设更加新颖、透明、开放、公正、公平的商业环境,支持那些未来成为中国最佳的像王健林这样的企业家。王健林认为,不思进取,没有应对之策,可能会死掉,但是如果零售商有自己的作为,线上线下结合,一定会很好。(新浪科技,2012)


  在2013年第十四届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颁奖典礼上,获奖者小米的掌门人雷军和格力电器集团董事长董明珠在央视的舞台上面对千万电视观众“赌约”10亿元或者1元,角逐未来几年的销售额。本年度人物评选主题为“转型升级的智慧与行动”,评选标准包括创新、责任、影响力、推动力、年度主题贡献度等。众所周知,小米和格力分别代表了电商直销商业模式和工厂与实体店结合运营模式。数据显示,小米成立3年半,有400多名研发人员和与客户沟通的员工,没有制造工厂和实体专卖店,营业总收入300亿;格力电器成立了23年,有9家工厂,7万多制造工人,营业总收入1001亿元。雷军认为,与用户交流是互联网时代的特征。董明珠坚信做企业要有扎实的根,有根才会枝繁叶茂。马云在评判中认为,没有传统的企业,只有传统的思想,阿里巴巴最好的是员工,只有虚实结合才是最好的新经济。


  在互联网时代,虚实两个经济阵营均不能独善其身。马云、雷军作为互联网经济领域的代表,强调与世界最好的制造企业合作。董明珠、王健林是在制造、创造、实体模式下耕耘的传统产业代表,注重创新和吸收互联网元素。这表明,经济领域的虚实结合酝酿着传统产业的脱胎换骨,以实现基因再造,重构生态环境。


二、虚实经济催生网络大学


  教育的变革已经远远落后于经济的发展。网络教育与网络经济的联系逐步增强,尽管这种互动是非均衡的,但是网络经济对整个教育的影响却越来越主动,对网络教育也寄予厚望,各大电商进军网络教育只是力度问题。可以设想,也许有一天新生的网络大学校长和传统的大学校长会有一个“赌约”,只是在我国教育领域,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网络大学。国内68所高校的网络教育已经试点10年有余,国家层面要取消网校审批。当前MOOCs开始冲撞传统大学制度,或许会出现网络大学的端倪。传统的实体大学主动涉足MOOCs,说明自身已经真正感受到了互联网时代的学校教育无法像过去一样,都要在有形的教室内进行,开放式教学和网络分享迟早会成为常态。网络教育与校园教育未来是各走各的路,还是两者结合?审视电子商务的发展,它是先走自己的路,培育了自身的实力,然后倒逼传统企业O2O触网,形成今天强强牵手、虚实结合的格局。由此,并联思考信息技术与教育深度融合的发展走向,必将诞生真正意义上的网络大学。


三、虚实经济变革大学的生存方式


  在电子商务的火爆态势中,在线教育又处于何种状态?回顾“双十一”这一天,淘宝销售额连续四年(2010-2013年)翻倍上升,分别是9.36亿、52亿、191亿、350亿,并且走上虚实结合之路。2013年12月6号阿里巴巴和海尔集团牵手,开启了互联网时代企业发展的新模式。领军人马云以开放平台驱动,构建开放式生态系统。张瑞敏在实体经济基础上主动将实体家电融入到网络,围绕用户按需定制,打造智慧家电平台。对此,马云称之为“C2B模式”。马云和张瑞敏合作尝试的虚实经济融合,按照马云的构想是要实现三赢,即合作双方赢,客户也要赢。


  在线教育是企业搭台,学校唱戏。阿里巴巴2013年7月推出“淘宝同学”教育频道,主要是以电商B2B模式提供在线教育培训,支持教育机构入驻开课。“环球网校”、“沪江网校”、“天下网校”等一批商家加盟入驻,可以在线直播和视频点播。2014年2月和3月上线课程翻了一倍为3365堂,学习社团从8个增加到12个,学习伙伴扩大了三倍达到8935个人。马年伊始,曾在杭州电子科技大学作过英语教师的马云领投在线英语学习网站VIPABC“全球英语家教网”,合伙投资预计逾1亿美元。《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陶力(2014)撰文“投重金完善在线教育,马云‘教’英语”。早在1995年,马云就获得过杭州十大杰出青年教师殊荣。“网易”作为互联网技术公司于2010年11月推出公益项目——网易公开课和网易云课堂,吸纳了耶鲁、哈佛、斯坦福、牛津等许多国际名校的公开课,以及人大、北大、复旦、南开等国内知名大学的视频公开课。其日均访问量、移动端装机量都在千万级以上,课程完全免费开放,既可以在Web端平台上学习,也可以在iPhone、iPad、Android等移动客户端学习。2013年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与企业合作推出“计算机科学”MOOCs硕士项目,(张坤,2013)申请学习的学生来自美国国内50个州和国外80多个国家,入门条件规定有四年本科且GPA成绩在3以上。从质量控制角度,规定生师比为60:1,以方便在线讨论互动。有意思的是,2013年春季有2359人申请入学,美国人占了79%。秋季这个硕士项目也允许学生申请到校园来学习,保持传统大学的学习方式,结果申请者为1371人,美国本土学生只占了9%。我们知道,就读美国大学工程类硕士专业,外国留学生较多,而对于“计算机科学”MOOCs硕士项目,春季自主选择在线学习的美国学生比秋季到校园学习的数量提高了13倍。这让人看到了又一个因教学方式的转变而吸引更多的人回到系统的学习中来的案例。MOOCs的代表之一——Coursera发展部中国区负责人Eli Bildner在接受《沪江专访》时说,“Coursera的发展目标不是去取代传统院校,而是与之合作共同寻找最适合学生和大学的一种模式”。(克里斯头,2013)在澳大利亚,大学和出版社合作实施网络教育,学校成立网络公司推送本校的学位课程,这说明他们感知到了“网络教育更适合现在学生的生活方式和工作态度”,“大学必须改变生存方式,与下一代学习者保持联系”。


沙龙vol.8-报名.png




©版权申明:凡作者标为“移动学习前沿”的文章,均为前沿网站编辑组原创,欢迎查看!
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问鼎云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