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Facebook如何做“互联网+教育”

QQ图片20150907112004.jpg

编者按

  作为美国头号社交网络网站,Facebook的一点风吹草动都吸引着大家的目光,曾几何时,Facebook工作环境的曝光引发无数程序猿舔屏,而大boss扎克伯格的私生活也被津津乐道,这几天,Facebook又登上了美国科技博客The Verge,原因是Facebook又出新产品了,还是有点“不务正业”的产品,下面就跟随小编来揭开PLP的神秘面纱吧。


  迈克·塞格(Mike Sego)一直希望从事教育行业。他的父亲是有着37年教龄的五年级教师,而两个哥哥也是从事K-12教育的教师。不过,与其他大学毕业后来到硅谷的新人类似,塞格的职业也从科技行业起步。他参与过《模拟人生》的开发,而随后又开发了Facebook平台上最受欢迎的游戏之一(fluff)Friends,并因此结识了马克·扎克伯格。当时,扎克伯格对教育领域的慈善很感兴趣,并于2010年向纽瓦克学校系统捐赠了1亿美元。在离开Gaia Interactive CEO一职之后,塞格决定将关注重点转向教育。他联系了扎克伯格,询问是否有可能合作。


  不久之后,塞格拜访了加州太阳谷的公立特许学校Summit Denali。扎克伯格的妻子普里西拉·陈(Priscilla Chan)也与他一同前往。他们拜访Summit公立学校系统是由于Summit有着极高的大学升学率:99%的毕业生都成功申请了至少一家四年制大学,而55%的毕业生成功完成了大学学业。作为对比,美国全国范围内的平均水平仅为28%。考虑到Summit Denali的生源构成,这一成绩尤为了不起。在这所学校中,只有20%的学生是白人,48%的学生有资格享受免费午餐或廉价午餐,而只有13%的学生用英语学习。


  Summit表示,取得这样的成绩是由于该校开展了一个项目,帮助学生以自己的进度展开学习,从事项目研究,而不仅仅是单纯的听讲以及获得老师的一对一教学。教育行业将这种模式称作个性化教学,而这一学习过程需要软件的支持。


  普里西拉·陈对于这次参观印象深刻,并对扎克伯格表示,他应当亲自去看看。在亲自拜访之后,扎克伯格询问Summit创始人及CEO戴安·塔维娜(Diane Tavenner),她是否需要捐款。然而塔维娜的回答是,该校真正需要的是软件代码。


  随后,Facebook和Summit展开了令人不可思议的合作。本周,双方共同宣布,将把合作开发的软件提供给其他公立学校。一个试点项目今年将在美国启动,最终双方希望将这一软件提供给任何有需求的学校。这一合作由塞格主导,提供的工具已被美国13个州20所学校的教师和学生采用。Facebook免费提供了这一软件,并计划持续这样去做。不过,与谷歌在教育行业的做法类似,Facebook在这一行业的试验性项目未来可能创造出新的商业机会,同时将冲击从事教育技术开发的创业公司。


  如果希望了解Summit为何能吸引扎克伯格,那么你应该在该集团的11所学校之一生活一天。我前往了2013年开办的Denali中学。该校位于101高速公路旁一个办公园区的方形建筑中。Denali目前有约300名六、七、八年级学生,并计划发展成为一家容纳700名学生、包括初中和高中的完全中学。


  Denali的校园全部位于室内,但学生们会在体育课时前往室外运动。大部分教室都没有设置围墙。乔伊·比莱基(Joe Bielecki)是该校的创始常务董事,即其他学校所称的校长。作为一名前中学教师,比莱基表示,他决定创立Denali是因为硅谷大部分学校的成绩都不太好。他表示,在Denali,他们试图填补这样的“黑洞”。Denali的生源来自周边的40所小学,而学生通过摇号入学。


  Summit的课程设置包括4个基本部分。其一是“项目时间”,即学生分组从事项目研究,例如设计登月舱模型,或是建立某个国家的人口增长模型。其二是“个性化学习时间”,即学生们从事传统学科的学习,包括科学、数据和阅读等。不过,这里的不同在于,学生们并不采用传统教科书,而是使用Chromebook笔记本去浏览几乎免费的在线教育内容。此外,学生可以按自己的进度学习,而老师更多地是引导者,而不是死板的教学者。相对于硅谷学校平均每班25人的规模,这里的小班化更明显。不过,学生们仍被要求通过与其他学校同样的考试。


  塔维娜于2003年在雷伍德市创立了首家Summit高中。不久之后,这所学校就被《新闻周刊》和《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评为美国最佳公立学校之一。在几年的发展之后,塔维娜开始思考,如何将Summit的成功复制到其他学校。


  随后,这又促使她去重新思考整个教育过程。她表示:“这促使我们去质疑学校教学的所有假设。学校是什么?学校的目的是什么?美国为何要有公立学校?在几百年的时间里,为何这没有任何改变?”


  在最终的项目中,任何时刻所有学生都将处于同一课程设置的不同阶段。在Facebook与Summit合作之前,跟踪学生的进度需要专门工程师的帮助。这名工程师为学生制作个性化的面板,连接多个第三方服务。不过,当时软件的速度很慢,时常出现故障,而学生也需要登录不同帐号,才能使用不同的服务。


  自去年启动合作以来,Facebook安排了8名工程师全职从事这一项目。尽管他们是Facebook的员工,但他们的项目独立于Facebook的主要工作。学生们并不使用Facebook帐号去登录,而这些工程师依据美国政府的“学生隐私宣言”来处理相关数据。根据这一宣言,学生的信息不得出售,而企业也不得利用学生的行为数据去进行广告瞄准。


  通过与Summit团队的合作,Facebook设计了一套名为PLP(即“个性化学习平台”或“个性化学习计划”)的软件。这一软件能将一学年的课程聚合在一起,形成项目视图,而学生可以据此在日程表上安排自己的学习进度、选择学习材料,并参加考试。通过PLP,老师可以评估学生的学习情况,并与学生配合,共同确定新课程计划。


  Denali的学生和教师表示,使用这一软件的初步情况不错。该校一名八年级学生加布里拉·索托(Gabriela Castaneda Soto)表示:“新软件更易用、速度更快。当希望配合时,我们可以相互帮助,确保双方都能理解问题。与小学阶段的情况相比,这帮助我更好的学习。”而该校一名科学教师布莱恩·约翰逊(Brian Johnson)则表示,他一直在尝试个性化教学,但如果没有软件的帮助,他很难跟踪每名学生的学习情况。他表示:“这样的工作总是很困难,而现在我们有了PLP。这一工具帮助我们更好地做到这一点,让我的工作变得更简单。”


  Facebook并非开发教育软件的唯一一家互联网巨头。谷歌去年在谷歌Drive的基础上推出了Classroom服务,帮助学校使用其应用进行教学。这一软件帮助教师发布课堂通知,向学生布置作业及收作业,以及为学生打分。不过,谷歌的软件更适合传统课堂。


  Facebook进军教育市场可能出人意料,但该公司似乎充满了诚意。这一项目获得了Facebook高层的支持,包括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以及首席产品官克里斯·考克斯(Chris Cox)。后者本周专门撰写博客,宣布这一合作。他表示:“通过我们的孩子、家庭和教师,我们已看到,有机会将我们的能力运用至教育的未来。我们都希望找到一种方式,通过最擅长的工作,即软件开发,在其中发挥影响。通过与Summit一同,我们感到这是完美的合作。”


  不过,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在于,Facebook为何要在公司内部发展慈善事业,尤其考虑到这样的慈善事业与Facebook的核心使命并没有太大关联。Facebook曾考虑将PLP作为一家独立的公司去运营,专门从事教育行业的工作。但最终,扎克伯格决定,该团队应当专注于教育软件的开发,而不必分心处理寻找办公室等日常事务。


  塞格认为,PLP与Facebook的核心使命之间存在关联。他表示:“从更广泛的层面来看,我们的使命是相同的。Facebook不仅需要连接世界,还应当尝试利用这样的人际关联去改善人们的生活,并通过多种方式去发展知识经济。”此外,尽管也讨论过是否要采用“免费增值”模式,但塞格表示,PLP的商业计划还非常遥远。他指出:“商业计划还没有进入我们的路线图,也不是我们目前的优先工作。”


  如果Facebook改变关于教育业务的想法,决定放弃这一平台,那么又会怎样?Facebook与Summit的合作为期3年。最终,如果Facebook决定不再继续,那么Summit将保管Facebook已经开发的PLP代码。不过塔维娜认为,这一合作将会持续。她表示:“在3年时间里,这将是我们共同的信念,而这一平台将趋于稳定。即使Facebook由于某些原因而退出,我们也不会受太大影响。这对我们双方来说都很重要。”


  Facebook表示,该公司对教育业务的专注是长期的。由创始人领导公司的好处之一在于,创始人认为的高优先级工作将成为公司的高优先级工作。如果情况确实如此,那么扎克伯格对慈善事业的追求将成为Facebook全新的使命。





©版权申明:凡作者标为“移动学习前沿”的文章,均为前沿网站编辑组原创,欢迎查看!
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问鼎云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