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宏涛:“正式化”非正式学习(上)

22.png


编者按
本文为移动学习前沿专栏作者李宏涛老师的《“正式化”非正式学习》文章的上篇,上篇主要阐述了非正式学习的背景、内涵和类型。而文章的下篇将主要讨论组织该如何让推动非正式学习并将非正式学习纳入学习体系。敬请关注!


被忽视的非正式学习


19世纪末20世纪初意大利经济学家帕累托发现,在任何一组东西中,最重要的只占其中一小部分,约20%,其余80%尽管是多数,却是次要的。这个发现被称为帕累托定律,又称二八定律。二八定律成了这种不平等关系的简称,不管结果是不是恰好为80%和20%(统计学上来说,精确的80%和20%出现的概率很小)。习惯上,二八定律讨论的是顶端的20%。而非底部的80%。


“二八定律”在我们的工作与生活中普遍存在,学习也不例外。学习可以分为正式学习(Formal Learning)与非正式学习(Informal Learning)两种基本形式。


“正式学习”主要是指在学校的学历教育和参加工作后的继续教育;而“非正式学习”指在非正式学习时间和场所发生的,通过非教学性质的社会交往来传递和渗透知识,由学习者自我发起、自我调控、自我负责的学习。非正式学习无处不在,生活中随时随处都能发生。


1996年,美国劳动力统计局(BLS)报告提到,人们学到的关于他们工作的知识中,70%是通过非正式学习获得的。2005年,余胜泉教授在《非正式学习—e-Learning研究与实践的新领域》一文中指出,非正式学习占个体所学知识的75%以上,而人们对它的关注和投入却不到20%。也就是说,在学习中占有如此重要地位的非正式学习被组织无情地忽视了。


为什么非正式学习在我们的学习中占有如此重要地位呢?学习者进行学习的目的是为了应用,对于学习者而言,最好的学习不是发生在课堂里的学习,而是在真实情境下面对真实问题所发生的学习。在真实的情境中,学习内容并非是层级分析后客观的知识点,而是基于各种基本信息如事实、概念、规则、案例等进行问题解决的整体学习。事实、概念和规则可通过外显的认知方式获得,但对于隐性的、非结构化的、处理复杂情境的技能只能通过学习者的内隐加工方式,即非正式学习方式获得。非正式学习不仅使其获得了处理一个问题所需要的显性知识,同时也使学习者形成了处理问题所需的实践智慧。


非正式学习是基于共享的学习。通过非正式学习,个体和团体、个体和社会之间实现良好的互动。例如,在知识管理过程中,某一个体为知识库提供经验案例,另一个体由知识库的经验案例获得启发,进而创造性地解决问题。知识在不同的个体和团体间传递,并在传递过程中引发新知识和经验的累积,从而实现个体知识的社会共享,推动了知识的创造与应用。


另外,非正式学习可以避免了学习者的被压迫感,最大限度地激发学习者积极性,这种积极性可以有效节约组织和个人的学习投入,提升业务成果。


在传统学习形式占主导地位的时代,组织忽视非正式学习似乎有情可原。因为相对于正式学习而言,非正式学习展开的时间、场所、过程等均难以衡量、把控,组织在推动非正式学习上显得无能为力。下表就学习开展的几个要素对正式学习与非正式学习进行了对比。


17.png


推动非正式学习正当其时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的工作与生活正在发生剧烈地变化。在移动互联网给我们的工作与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我们赖以生存的信知识、技能也日新月异。为了提高自己在社会上的生存能力、积累发展资本,学习者需要随时随地进行学习,拓展更多的学习途径和学习方式。传统的课堂教学和有组织的培训模式已经不能满足学习者多元化、个性化需求,而非正式学习却恰好能够满足学习者的需求。


随着技术的发展,互联网正在突破传统学习所具有的交互、情境等优势的技术瓶颈,在不久的将来,移动互联网将能够为非正式学习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持和更为广阔的空间。


非正式学习的典型形式


如前文所述,非正式学习是是基于共享的学习。通过非正式学习,个体和团体、个体和社会之间能够实现良好的互动。因此,余胜泉教授按照参与人数的多少将非正式学习的组织形式划分为四类(余胜泉,2005),但是余胜泉教授在划分时,互联网发展不是很充分,尤其是深度嵌入工作与生活的移动互联网刚刚起步,所以笔者对余教授的划分顺序进行了调整,把互联网的影响提到了更加重要的地位:


  • 个体内省:学习者在工作、生活中通过感悟和内省获取新知的过程,包括阅读(网络信息、书籍、报刊杂志、文件资料等)、观察(同事、事物、环境等)、反思等。

  • 双人协作:在工作或生活中,关系较为密切的两个人之间的互动或相互影响,包括导师关系,顾问关系,对话交流(包括面对面和虚拟),同伴互助,教练等。

  • 虚拟团体:虚拟团体指通过互联网进行经常性、围绕一定话题进行交流的群体。虚拟团体的成员可能是朋友、同事、同学或者陌生人,只要愿意交流即可。虚拟团体大小不一,可能是开放的也可能是封闭的,可能与工作非常相关也可能与工作完全无关。虚拟团体与其他团体的一个区别就是其成员可以很容易的脱离这个团体。但虚拟团体并非虚幻,某种意义上说它比实践团体更显真实,它的每个成员都是发自内心的愿意留在这个团体,并愿意真诚的交流。虚拟团体在学习型组织里非常盛行,相对网络课程来说它具有更强的社会性,而且它能提供即时的信息、帮助、交流等。

  • 实践团体:实践团体指工作场所中形成的非正式群体,他们无意间走到一起、形成、发展或解散。实践团体是开放性的,结构松散,没有或只有很少的规则,没有精确的形成和结束的日期。根据Wenger(1998)的观点,实践团体是一种不同于工作组和团队的实体,是非正式学习组织中最不正式的一种。实践团体的形成多源于共同的兴趣爱好、关注点、目标、技能等,形成的时机可能是在饮水机旁、餐桌上、下班时间等所有方便的时候,一起讨论他们感兴趣的话题,可能与工作有关也可能无关。


非正式学习具体实施的形式是多样化的,在具体不同的方式,有着不同的关注点和不同的效果,但是在互联网时代,许多传统的形式更加具有了互联网的特征:


  • 网络学习:网络已经成为人们日常工作、生活的必需品,学习也是如此。网络学习包括通过网络查找信息、利用知识库,学习网络课程,加入社区与群组并参与讨论与活动、阅读并撰写微博、微信,通过社交工具交流、获取帮助等。网络学习日益成为非正式学习的首要方式。

  • 指导:传统的指导关系比较固定,而且一般是由组织指定关系,比如师傅与徒弟,上级与下级等,交流是单向或者双向的。指导者可以通过指导了解到实际工作是如何开展的,他们的决定对被指导者产生怎样的影响,而被指导者则从指导者那里获得实践指导、忠告、经验,更好的胜任工作。在互联网时代,指导与被指导者关系可以是指定的,但是指导形式中多了互联网的因素;也可以非指定的,偶发的,你可以临时在网络上求助以期得到热心人的帮助。同时,指导者与被指导者身份并非固定不变,指导者有可能会求助,被指导者也可以在有条件的情况下指导需要帮助的人。

  • 协作:协作与指导不同的是协作是指在一定的机制内,成员共同完成某项任务的相关行为。在互联网时代,协作的概念得到了扩展,主要有两类。一是真实情境下的协作。协作能产生互补效应,不同的人在协作完成同一项任务时能够使自己的知识和技能得到提高。二是虚拟协作。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使得虚拟协作成为可能。虚拟协作指的是协作者在空间上是分离的,以网络通信技术为中介进行协作,随着技术的发展,虚拟协作越来越接近真实的情境。

  • 伙伴:伙伴关系指员工之间的互助,包括指导、示范、口头教授等。在专业越来越细分的组织里,需要更多不同专业人员的协作与合作,但是很多人并不愿意在别人面前表现出自己对某一专业的无知,他们更倾向于与自己熟悉的人进行交流。因此,伙伴互助在组织里变得更加重要。

  • 行动学习:这里的行动学习不是指以组织的方式进行的团队方式的行动学习,而是指学习者个人为解决实践中的问题或完成某项任务所开展的行动学习,但是这种方式需要学习者具有较好地总结、反思、领悟能力。


以上只是简单列举了一些典型的非正式学习形式,这些形式不管组织推动与否都是或多或少地存在着。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基于网络的非正式学习在学习者的学习中越来越重要,因此组织必须考虑推动非正式学习并将非正式学习纳入学习体系的问题。




©版权申明:凡作者标为“移动学习前沿”的文章,均为前沿网站编辑组原创,欢迎查看!
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问鼎云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