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马昱春教授:MOOC让数学学习变得更有意思

QQ截图20150810110913.png


名师风采

做MOOC只为分享教学理念

初次见马昱春教授,还是在《中国远程教育》杂志社主办的“2014中国国际远程教育大会”MOOC名师论坛上,她刚做完报告,听众中就不时传来“我当年怎么没有遇到这样的数学老师呢”、“原来数学MOOC竟然可以这么有意思”的赞叹和感慨。马教授做MOOC的初衷不是为了出名,她的想法很简单,把自己对数学教学的理解分享出来。自从开始制作《组合数学》后,她总觉得时间不够用,经常是每天只能睡3~4个小时,时间一长,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女儿忍不住抗议了,每天天一黑,就缠着她说:“妈妈你陪我睡觉吧。” 但是得到的回答往往是:“宝贝,不行啊,我还要加班。”作为高校的女老师,往往会有很多放不下的东西,最后只能压缩自己的休息时间。她坦言,累归累,但是很有收获,甚至对女儿的教育也起到了言传身教的作用,让她懂得如何投入进去做一件事。



MOOC能让枯燥的课程有吸引力


记者
您的《组合数学》的宣传片做得很温馨,完全没有数学那种冷冰冰的感觉。我们发现清华大学其他老师的课程预告视频也非常有意思,做好MOOC课程的预告视频是不是在清华形成了一种风气?
其实清华有不少老师的预告视频都做得很有特色,预告片只是课程中的一个环节,我们一开始做MOOC主要还是关注课程的主体,当主体成型了,预告片的风格也就随之确立了。一提起“数学”两个字,多数人往往会觉得数学课离自己的生活特别远,从小到大一直被数学虐,但我们的课程是调动思维,让学生感受一门不一样的数学课,整个课程都是围绕这样的风格来设计完成的,因此预告视频就是课程的一个缩影。好多学生上完我的课以后,就在网上评论说:“原来数学也可以这么有意思!”
马昱春
记者
相信您在实体课堂上可以很好地引导学生,但是通过视频教学,您和学生不能真正地面对面,怎么去激发学生的学习热情?
其实MOOC的一大优势就是真正实现了多媒体,和MOOC相比,原来我们用的PPT真算不上是多媒体教学。人们为什么更喜欢看电影,是觉得电影来的炫,看着热情澎湃。这和MOOC是一个道理,在MOOC中你可以利用很多资源,实现PPT做不到的教学环节。举个例子,课程中我曾引用过《来自星星的你》的一个桥段:都敏俊把时间定住,想去划开千颂伊的手机,滑了几下后发现不行。我想很多人都遇到过这个问题,但是在MOOC中我们借助影视桥段提问题,让学生思考如何运用数学的方法计算出开机密码的N种组合,学生们对此肯定感兴趣。我还在MOOC中引入了世界杯、大禹治水、韩信点兵,甚至是《那些年》主题曲MV背景中黑板上的一道作业题。在MOOC中,这些元素的呈现自然、亲切,对学习者很有调动性。教学中桥段的设计在MOOC中特别容易实现,没有MOOC之前,以教师一己之力是万万做不到这点的,而这些设计变换形式后,有很多又被充实到实体课堂,可以说MOOC把原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变成了有吸引力的任务。
马昱春
记者
  那您是想让这些桥段充当“药引子”的作用,以达到吸引学生,让课程更有效的效果吗?
对。教学中教师的作用是引导思维,这和实体课堂是类似的,课堂上我们也说要提高抬头率和点头率,我的体会是实体课堂中的互动也许并不完全是语言上的,更多的是教师能感受到的对思维的跟随和认可,一系列符合学习规律的教学设计,也就是你说的“药引子”,让学生产生思维的瓶颈、好奇感,他肯定会“抬头”,你给他一个“情理之中却意料之外”的解答,他自然会发出“哦,原来如此 ”的感慨。MOOC课程很大的好处在于打破了教学讲台的局限性,有更多的形式和方法来开发课程。所以我觉得MOOC实际上对于那些有教学理想、有创造力的老师特别适合,因为它能够把自己真实的想法呈现出来。
马昱春
真正爱讲课的老师不会被MOOC打败
记者
在制作《组合数学》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做MOOC最大的困难是时间。怎么说呢?时间是指两方面,一个是制作的时间,也就是老师的时间,另一个是学习者的时间。所以对教师来说,需要兴趣和责任来驱动,学习者也需要有兴趣、保持自主学习的状态。
马昱春
记者
当时您个人是什么样的状态?
一个学期基本上其他什么事都不能干,全部精力都在做MOOC。事实上,做MOOC有一个很悖论的地方,如果不想太累,我们可以把事情提前做了,但是MOOC又很不一样,因为我不知道会得到什么样的反馈,这些反馈又能给我带来什么,最终我们还是希望同步去做。所以,《组合数学》就像拍连续剧一样,提前一周拍完,然后在网络上更新。这样一来确实非常辛苦,到了第七八周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人的极限了。我记得在第七周的时候,录着录着实在撑不住就睡着了,一方面是连轴转,确实需要比较拼;另一方面是有很多纠结,那时候觉得自己的MOOC有很多很多不确定性的因素在,原本十六周的课,浓缩到八周里面,内容上如何划分?怎么组织设计?尤其到了中后期越来越纠结,我花了这么大心思来做这件事,日后能不能用到我的实体课堂上呢?当时还是个未知数。
马昱春
记者
内心有过斗争吗?
回想我做《组合数学》的过程,内心斗争走过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新鲜:我成了一个不一样的教师,原来也可以这么上课啊!第二个阶段,畏惧:视频上的“我”和我都是教师,有了“我”,还用我吗?你能想象吗?我创造了自己的敌人。当时最纠结的是,我在MOOC上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学生为什么还要来上我的课呢?到这学期真正开始上课以后,我进入了第三个阶段,欣喜:实际上MOOC不是敌人,因为MOOC无论做得多好,它仍然没有实体授课的那种气场。而且从学生的反馈来看,他们觉得课程中加视频辅助的形式很不错。即便是我这学期实践的翻转课堂,教师的引导和辅导也是不可或缺的,但是有了视频,你可以把以前没时间去做的引导、辅导和探讨做得更好、更轻松。所以说,你如果真正是一个爱讲课的人,或者你讲课确实有特色,最后是不可能被MOOC打败的。
马昱春
互联网思维下教育形式需要与时俱进
记者
您之前在演讲中说到,数学美丽的本质被蒙上了一层面纱,但MOOC可以帮助揭开那层纱,让人们体会到数学之美。那层纱是指的什么?
是历史,时间长河把一些过程给掩埋了。以斐波那契数为例,斐波那契为什么会出来?为什么得出斐波那契数列的是意大利人斐波那契而不是别人?那是因为斐波那契是富二代,他有条件去当时的数学强国中国、印度学习数学。在那个年代,有一些数学家已经开展了数学相关的研究工作,比如用1×1的砖或1×2的砖去铺一条路会是什么情况,就是这个问题触动了斐波那契,最后他创造出了著名的斐波那契兔子的故事,斐波那契数列也因此流芳百世。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几百年过去,我们再回头看教材上的斐波那契数列长什么样?定义,推导,最后是一个带着无理数的多项式,经过无数数学家的耕耘,很有故事性和启发性的东西被完全抽象成了符号。把这些故事讲给学生听并不会花很多时间,但是对学生来说,能够潜移默化地影响他们,能更深刻地让他们领会书上字里行间蕴含的那些东西,尤其对于抽象的数学来说,揭开面纱,了解为什么会有这些概念之后才能更好地去体会数学之美和抽象的精妙。

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把知识解读给学生,我现在越发地感觉任何简单的知识都有它引人入胜的一面,任何深奥的理论都有可能有亲民的解读方法。其实这个事情我们一直在做,但是有了MOOC之后,我更清楚地知道小故事该怎么讲,怎么让一个也许只有高中水平的学生能够听懂,再往后有学生可能觉得课程很难,但是他不会说听不懂,只要花时间都是有可能解决的。
马昱春
记者
学生上完您的课后有什么反应?
他们觉得上了一门最不像数学课的数学课,“最用心最生动最能把数学讲的不那么数学,让计算机基础真的成了针对计算机的基础”。同时他们也说,课程通俗易懂,但是一点儿也不水。事实上,课程的内容通过设计,把众多的知识体系化、层次化,对思维不仅仅是锻炼,也是考验啊。尤其面对MOOC学习者,他们知识层次的多样性是不可忽略的问题,我们不仅仅在课程的讲解设计上秉承循序渐进、引导式的设计,更重要的是MOOC中很重要的部分在于学习者的作业练习,不能一上来就把学生一棒子砸晕,也不能让学习者觉得没水平,重要的是要给学习者带来成就感。不同的学习者背景不同,众口要调合,我们就设计了进阶式的作业系统HUG,从基本概念题目到高大上的烧脑题目,一步一步进阶,甚至还有开放式的思考题,鼓励学生在讨论区贴思考题答案,炫耀,讨论……互联网思维下我们的教育形式也需要与时俱进。所以,我觉得MOOC中我们虽然见不到学生,但是要时刻想着他们,想着他们会怎么想,怎么做,这样他们才会觉得好。
马昱春
MOOC对一线教师带来的最大冲击是什么
记者
您觉得MOOC对中国的老师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我觉得不少老师也会和我的心路历程类似,刚开始觉得MOOC是敌人,后来开始思考,MOOC不是敌人,那该怎么用它。在此过程中,我也在不断平衡“两个我”,一个是网上的我,一个是线下的我。如果说让网上的我成为主讲,作为翻转课堂,对于线下的我会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不是说我就被替代了,而是我需要面临更难的挑战,需要面对的是一个非常需要有创造力、需要去正视教育过程的工作。对于自己不是讲师而是导学师这一点,现在的老师都要去适应。成为一个引导学习的老师,不是单纯做辅导工作就够了。无论是原来的课堂教学和MOOC课程都是在解决知识解读的问题,但是如果翻转了,那我们真要直面学习者的学习过程,我们要解决人的问题,这是非常有意义但同时也是很有挑战性的变革。
马昱春
记者
MOOC的出现一直伴随很多争论,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您觉得呢?
回顾我当年上学的时候,正好面临是用传统教材授课还是用PPT辅助授课的争论,有大部分老师说PPT上课不好,没有逻辑,体现不出思想,十几年过去了,PPT已经普及了,连数学系、物理系的老师都开始用PPT了。为什么呢?就是人们逐渐趋向于便捷性,趋同于随时可得。其实MOOC也是这样,原来老师和学生上课的时间是固定的,而MOOC给人一种便捷性的随时可学的一种教育方式,学生也越来越希望能有随时随地学习复习的这样一个东西。PPT的发展对MOOC是有借鉴性的,比如我们普遍认为上课记笔记是一种很好的学习方式,但未必是最适合目前学生的学习方式,因为我们所处的时代不一样了,现在的学生从小就看PPT上课,已经没有记笔记的能力了,而这样的变化又更进一步推动PPT在教学上的应用。很幸运的是,我们正好赶上MOOC出现的这个好时候,让我们接触到不一样的教学方式。实际上,有了视频后,视频比PPT的功能更丰富。就像我们不可能拿着别的老师的PPT就能上好课,即便是用别人的视频来教学,也需要个性化的处理,MOOC是资源,如何用好才是教师面临的挑战,而不是被MOOC打败。MOOC带来教学资源和教学理念的共享正是对一线教师最大的冲击。
马昱春
记者
刚才您曾提到教学理想,那么,您的教学理想是什么呢?
不敢说理想,就说目标吧,我的目标是真真正正把课,不敢说很多很多门课,就把一门课讲深讲透讲出特色,让学生觉得来听我的课有收获,这就足够了。也有不少老师问我为什么做MOOC,我很直白地说就两个字“喜欢”,不是为了出名,就是想分享东西。每一位老师对知识的解读、对思维知识体系结构的把握都是独特的,可以说是独你一份的。我教的这门课是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的《组合数学》,我想跟别人分享我对这门课的解读。刚才为什么要说在教学上要有热情、有激情、有理想,往往是因为有一些自己独到的、有特色的东西,就会有分享的欲望,所以,MOOC就是一个很好的分享的平台、激情释放的平台。


名师简介
 
马昱春
  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副教授,2013年获得北京高校青年教师教学基本功大赛理工组一等奖,2014年获得清华大学青年教师教学优秀奖,其负责的《组合数学》课程连续被评为清华大学研究生精品课,目前其讲授的《组合数学》MOOC课程在学堂在线和edX平台上中英文两个版本同时开课,注册学习人数超过18000人,广受好评,被学习者称为“最用心最生动最能把数学讲得不那么‘数学’”的数学课。


2015移动学习峰会将于8月28-29日在深圳举行,敬请关注!


↓↓↓


峰会促销-665-300-移动学习前沿首页焦点图及文章底部.png



标签: MOOC 课程
©版权申明:凡作者标为“移动学习前沿”的文章,均为前沿网站编辑组原创,欢迎查看!
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问鼎云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