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行:将认知盈余升华,做教育的改造者

QQ截图20150717093342.png


在行定位于私人智库,以O2O+C2C模式切入,让各领域的行家为用户提供一对一个性化问题的解决方案。创始人姬十三认为,认知盈余是挥洒时间和知识,用经济杠杆调节更能增强其持续性,而在行即是结合社会和商业价值的产物。


与其同无聊的人吃饭,不如和有趣的人扯淡——“在行”所做的事或许可以总结成这样一句话。


在行是谁?一个私人智库


2015年3月,在行低调上线,一个糅合了社交、教育、共享经济的项目出现在用户眼前。在众人共享车子、房子、实物的时候,一群人开始贩卖知识。


作为由果壳网孵化的项目,在行打出私人智库的定位,以O2O+C2C模式切入,让各领域的行家来为用户提供一对一个性化问题的解决方案。用户在平台上需经过约见、敲定并付费、见面、评价几部分,交易才算最终完成,同时用户和行家的身份可以转换。目前在行已覆盖北、上、广、深、杭五座城市。


由于还在初期阶段,在行暂时主打互联网人群且在未来三个月依旧会围绕这一领域。2015年第三季度,在行品类会逐渐扩张,其服务也会对成都及其他二线城市开放。


在行创始人姬十三向亿欧网透露,在行团队约30人,有1/3的人担任“在行顾问”,为行家的审核、挑选、包装等进行服务,另外2/3负责产品研发。目前网站每天成交量在100单上下,客单价370元左右,月流水达百万元。


遇见平日接触不到的人,用几倍咖啡的时间厘清困惑的事情。和主流的共享车、房相比,在行看起来有些虚幻,不过这并不妨碍它对用户的吸引。行家能获取的是金钱收益以及为人师所带来的成就感;用户则能够减少自身的试错时间,通过与人交谈开阔视野。


姬十三:初心未变,将知识共享


在行的idea萌生于2013年,姬十三做MOOC学院(果壳网的另一项目)时意识到很多人并不了解自身的学习动机,导致效率底下,如果有人可以进行指导甚至为其量身打造职业发展路径则很有价值。


但两年前共享经济和O2O在国内并不流行,用纯互联网模式解决则有些困难,于是姬十三将想法搁置。


直到2014年,最初的想法再次触碰到姬十三:让闲置经验流动起来。在行将MOOC学院的模式——汇总课程再约课评价,推倒到人身上,以人作为学习资源,将他们的知识传播出去。从2014年9月到12月,在三个月不断地推演后在行得以落实。


现在,可以看到平台上不乏一些“明星行家”:《社交红利》作者徐志斌、叫个鸭子创始人曲博甚至姬十三自己。在行团队服务了已上线的1000多个行家,当前行家申请的审核通过率维持在10%左右,但他们依旧希望1000这个数字能在年底变为2万。


畅想未来教育,姬十三认为可以是在线教育+在行的模式。在线课程提供基础知识,瓦解年纪制,而在行能使个性化辅导落地。


对于用户绕过平台和行家直接联系的瓶颈,姬十三对亿欧网表示:联系是肯定的,但即便联系也很难绕过。双方通过在行所形成的关系是一种弱关系,并不能驱动后续交流,而且,在行的后续服务也会做得更扎实。


共享经济:对认知盈余的升华


姬十三曾形容果壳网像一所虚拟的大学,他希望年轻人能分享,学习,获得知识与结交朋友。如今的在行,身上有着和果壳一脉相承的基因——对知识的尊重和理解。不同之处或许在于果壳重知识,在行重服务。


在行是共享经济下的产物。共享经济是对认知盈余的升华,以往的认知盈余是无目的地挥洒时间和知识,如果在此基础上用经济杠杆调节便能增强其持续性,姬十三这样对亿欧网说。


《未来是湿的》作者克莱·舍基给过认知盈余一个定义:受过教育并拥有自由支配时间的人,拥有丰富的知识背景和强烈的分享欲望,他们的时间汇聚在一起,产生巨大的社会效应。而共享经济是公平、有偿的共享社会资源。


“玩家的涌入能将赛道铺热并教育市场”,这是姬十三一直对外传达的。很多人会把在行和知乎做比较,不同之处在于两者使用场景上有所区分,且一家付费另一家免费,这就促使用户所构建的心理模型也有差异。


亿欧网还了解到一个有趣的现象:一些创业者通过行家去询问是否有可能复制某一垂直领域的在行。


在国内,共享经济的萌芽早已存在:2006年,主张对青年人进行辅导帮助的“捐献时间”运作一段时间后,整合到央视一个公益项目中;2010年,通过付费或免费形式帮用户寻找问题答案的“42区”网站如今已无法访问。不过,这都是早年的事。最近,还有与在行几乎同期上线,旨在推动用户间闲置经验分享的中国三明治孵化项目“问达”;通过一对一语音形式出售经验的榜样(前趣寻网)。


将共享做到极致


共享经济和自由职业是姬十三坚信的两件事,未来人的身份会更多元,行家、司机、产品经理最终都可能落到一个人身上。人们将更倾向与为知识和服务买单,各种项目的出现也迎合了这一趋势。互联网女皇Mary Meeker也在2015年发布的互联网趋势报告中提到,美国的千禧一代中,38%的人渴望从事自由职业,32%的人相信自己未来的工作时间会灵活而有弹性。


1978年,共享经济由美国两位大学教授提出,各方解读背后一个共同的逻辑是:交换自有储备,分享却不占有。这一背景下,诞生了如拼车应用SideCar,闲置私人飞机租赁Netjets,宠物看护服务平台DogVacay等一些公司。


在共享知识的层面上,国外相似产品还有美国的Skillshare、Clarity。Skillshare以C2C的形式帮助用户完成技能交换,形成众包教育的圈子。Clarity通过一支包含500 Startups创始人Dave McClure在内的导师团队,来为用户提供电话和在线问题答疑的服务,随后从专家咨询费中抽成。


然而,对于Clarity的模式,姬十三并不赞赏。其称,线下的谈话能够加入社交元素,思维也更发散。而单纯的线上对接,话题相对局限且无法深入,姬十三告诉亿欧网,在行未来也会尝试线上对接,只不过与Clarity的玩法不同,在行还憋了一些招儿。


而就在昨天(7月15日),在行首次打破以往“一(用户)对一(行家)”的约聊方式,上线“一对二”方式的新玩法,即一个创业者可同时约见一个投资机构的两位创始合伙人。目前,在行平台上仅有一对行家接受一对二的约见方式,其单价为2000元/时,上线首日,已有22人点击“想约见”。2000元的价格对于投资大咖来讲并不算高,但对需要路径规划的用户,则是用金钱成本置换时间成本。


除了在行,相类似的项目还有阿里系C2C电商咨询平台靠我、在线求职辅导及职业经验分享平台8点后等。当消费升级,人们不再止步于物质消费,而会选择为知识交易。自由交互让信息得以释放,谁能将信息有效匹配,谁就能为冗余的社会带来更多价值。


专题banner-1000.png



标签: 教育 认知
©版权申明:凡作者标为“移动学习前沿”的文章,均为前沿网站编辑组原创,欢迎查看!
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问鼎云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