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欧洲教育科技大会,世界级大佬都说了啥?


3.jpg


日前,欧洲 EdTech教育科技大会举行,来自超过40个不同国家的超过650名与会者出席了大会,其中包括谷歌欧洲、中东及非洲地区教育业务主管Liz Sproat,培生英语企业解决方案(PEBS)首席执行官Karine Allouche Salanon,风投资本家、风投机构SHO-Zemi Innovation Ventures首席执行官Yosho Okamoto,在线教育机构可汗学院(Khan Academy)创始人Sal Khan,以及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高级项目官员Stacey Clawson博士120位发言人发表了讲话。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与会者当中也有相当多的人是教师或曾经担任教师。没有人质疑教育科技行业价值成百上千亿美元,但是与会者也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这个行业很少考虑到教师的想法和观点,而且大量投资都浪费在了赶时髦、不可行或不必要的项目上。甚至有人指出,对教育科技创业项目的投资导致资金从教师培训、生活辅导等更值得投入资金的教育活动中转移出来,对课堂教学不利。

  

EdTech教育科技大会联合创始人Benjamin Vedrenne Cloquet在开幕演讲中声称,教育向数字化的转变“不是一场雪崩,而是一波渐渐涌起的浪潮”——这或许能在一定程度上给人以安慰。事实上,Vedrenne Cloquet还指出:教育行业的数字化支出仅占总支出的3%,而这一比例在其他基于内容的行业中约为35%——这在某种程度上抵消了对教育科技的争议,同时也让那些准备投资该行业的人看到了极其诱人的12倍增长潜力。

  

然而,他也补充称,这种增长不会来得很快。“作为服务的数字化教育”需要花费时间从政府机关那里取得必要的许可,而印刷资源(将继续在内容分发中占据主导地位)丝毫没有会在短时期内遭到淘汰的迹象。即便印刷资源会被淘汰,最有可能决定其在何时以何种方式被数字替代品取代,以及决定谁最有可能掌控其数字替代品命运的,依然是培生(Pearson)、麦格劳-希尔(McGraw Hill)、哈珀-柯林斯(Harper Collins)等出版业巨头。

  

Vedrenne Cloquet在回答他自己提出的问题“未来是否需要我们”时,谈到了教育的3大支柱:内容、方法和教师。虽然Lynda.com最近被LinkedIn斥资15亿美元收购成了社交媒体有史以来规模第4大的并购交易,由此对风投行业形成了巨大的刺激和诱惑,但是正如其他任何数字化创业生态系统一样,这一领域的失败者将会远远多于成功者,因为与教学相关的核心价值是不变的,而且并不像一些人所认为的那样需要很多“颠覆”。事实上,新兴市场很可能会比大多数市场更快地享受更多好处,而且大多数时候这样做都是正确和恰当的,然而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这也不应对发达市场产生不良影响。

  

Liz Sproat在其所做的演讲中对于“转变”和“教育领域的科技”提出了深刻见解。鉴于谷歌有能力对其关注并参与的几乎任何行业产生巨大的文化与经济影响力,该公司新推出的教育平台和教育应用软件套件值得业界密切关注。Sproat的演讲主题为“谁将会创造未来?”答案似乎是,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创造未来——不过他们最有可能通过谷歌Chromebook互联网笔记本在谷歌的“Classroom”教育平台上实现。

  

Sproat引用了《经济学人》(Economist)杂志进行的研究,指出雇主如今越来越注重问题解决、团队协作、交流沟通、批判性思考以及创造性思维方面的能力,而不是知识掌握、学业成绩和高超智力。随着世界变得越来越互联化、社交技能越来越受到高度提倡,对学生的评定也越来越以情商而非智商为依据。

  

这显然是谷歌志在必得的一个领域——庞大的业务规模使它能够以低于任何竞争对手的价格提供IT资源,而且这家公司也以鼓励横向思维和个性化发展著称,这些显然都是当今职场所追求的。然而需要指出的是,除了“海阔天空”的思想家和志向远大的宇航员之外,未来世界也同样需要合格的医护人员、大学教授、工程师、会计和律师,这些职业依然需要学历资质和渊博的学识。

  

在笔者出席的一两场小组讨论中,对于数字及在线学习工具的另一种批评指向了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MOOC)的低完成率。这些在线课程瞄准了任何能上网并且渴望学习知识的人,包含了视频授课、在线测验、教学论坛以及与助教的交流。然而,随着参与者兴趣减弱、注意力下降,半途而废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结论似乎是:我们并不像我们所认为的那样善于自律,或者说甚至不像数字创业者们告诉我们的那样。大多数时候,好的教师依然是一门教学课程中最需吸引力的一项特色,无论这门课程经过了怎样的精心筹备。

  

尽管如此,依然有许多许多独具创新、令人兴奋的公司在此次大会上进行了展示。Pluralsight是一家获奖的培训教程提供商,号称拥有全球最大的科技与创意培训资源库之一;“Lend Me Your Literacy”通过在线展示年轻作者的文学作品来鼓励他们写作,并且让他们与世界各地的年轻作家联系;Filtered.com为全球6亿知识工作者提供个性化在线培训。也许在线教育的实际价值和创业者的目标应当放眼于课堂之外的世界——从编程学院到乐器演奏、创意写作乃至内部培训和资格考试,这里是最适合进行创新和市场颠覆的沃土,而且也恰好是教育科技市场中利润最高的一个分支。

  

还有一位在此次大会上发挥关键作用的与会者,是XPRIZE的高级主管Matt Keller。XPRIZE通过发起有奖竞赛来促进一些世界级难题的解决,而在2004年颁发的“安萨里XPRIZE”(Ansari XPRIZE)大奖让商用航天行业火了起来,包括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和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在内的企业家竞相为空间探索行业带来创新和投入资金。

  

事实上,正是马斯克为“全球化学习XPRIZE”(Global Learning XPRIZE)挑战赛提供了1500万美元的奖金——这项竞赛要求来自世界各地的参赛团队在为期18个月的现场测试赛程中开发可升级的开源软件,来帮助发展中国家的孩子们自学基本的阅读、写作和算术。来自40个国家的198支团队报名参与了此次挑战赛,其中包括12支来自英国的团队和26支来自非洲的团队;18个月后最终入围的团队将会分别获得100万美元奖金,而获胜者将在4年后决出。“全球学习”项目很有可能在优质教学活动的全民化中发挥积极作用,正如“安萨里XPRIZE”或“原油清理XPRIZE”(Oil Cleanup XPRIZE)大奖在其各自领域中所发挥的作用一样。

  

笔者还获得了与盖茨基金会Stacey Clawson博士进行简要交流的机会。虽然他们的工作主要是帮助更多美国的低收入背景学生进入大学并进而取得学历,但是她也认为此次大会非常有助于更好地了解欧洲的科技市场和慈善事业,并且借此机会发表了引人入胜的主旨演讲,其中讨论了科技在缩小技能差距的挑战中可以发挥怎样的促进作用。盖茨基金会是可汗学院的投资者——这个项目是Sal Khan在通过录制YouTube视频帮助亲戚讲解数学难题时偶然发起的,如今已经成为一家拥有80名员工和2600万订阅者的机构,是执行有方的在线教育项目切实改变个人学习的代表性出色案例。

  

笔者在此次大会接近尾声时与大会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风投机构Ibis Capital首席执行官Charles McIntyre进行了交流。他重申了大会开幕演讲中的观点:教育行业的变化即将发生并且势在必行,但是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巨变。他表示,他感觉到大多数与会者都能够如愿与相关人员进行会面、交流想法、交换名片甚至达成交易。他认为这表明教育科技行业前景光明,并且走对了路子。

  

虽然大家要牢记给人以灵感的不是电子设备而是人,但是精心构建的教学辅助手段无疑也是有利无害的——无论是对于儿童接受的基础教育,还是对于潜力巨大的成年人“再教育”市场。教育科技大有未来,明年的大会开2两天也不足为奇。


专题banner-1000.png



©版权申明:凡作者标为“移动学习前沿”的文章,均为前沿网站编辑组原创,欢迎查看!
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问鼎云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