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墙教学的八种常见活动形式

编者按:


微信墙是我们的专栏作家刘晓斌老师的研究主题,在前两篇文章中,他向我们分享了微信墙在日常教学中的适用性和操作性问题,一个月后,又携八种活动形式与我们见面,在日常的企业培训中,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借鉴这些形式给学员更多交互和视角体验呢?


● 头脑风暴


头脑风暴要求学员围绕一个主题展开联想,无拘无束地搜寻信息,让有关细节、感觉、例子、观点、想法像风暴一样在大脑中爆发。这是普通课堂中较为常见的活动之一。然而在班级规模较大的情况下,传统做法凸显的一个较大的问题是,学员的参与度受到限制:一次活动就算单独提问10位左右的学员,所占用的时间也会相当可观。因此很多讲师都只能进行集体的头脑风暴,顺带提问几个学员。


我们的活动组织方法是:讲师给出问题,学员经过短暂讨论,可以选择把观点发布于墙上,亦可直接口头表达,但大部分学员选择了前者。在学员观点上墙后,讲师可针对有特色的观点再进行深入提问与讨论。事实证明,讲师能得到的观点数量大大增多,在一个80人左右的课堂中,每次头脑风暴活动都能得到30条左右的有意义观点,而讲师在学员观点上墙后对发表了特色观点的同学的提问,比传统头脑风暴中的提问更有针对性、更加深入,对课堂而言极具启发性,是一种高质量的课堂互动。


活动所需屏幕数量:1;是否需要助教:否


● 集体纠错


外语教学注重语言的准确性,因此讲师常常组织学员针对语言表达进行纠错。如果这些语言表达的错误是明显的,这种活动组织起来比较容易,因为学员的观点较为一致。如果错误有争议或者难以分辨,那么学员的观点会呈多样化,特别是当纠错的对象是一些较为复杂的语言表达形式,如长句等,使用口头提问的形式会使观点的表达有很大的限制,特别是不利于各种观点的对比呈现。


在《岭南文化英语导读》一课中,讲师给出一些翻译好的句子,让学员提出修改意见,并把意见发布于微信墙上。这种方法相对于让学员把句子写在黑板上的方法,能节省一定的时间,更重要的地方在于,它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收集到很多同学的答案,方便讲师进行对比呈现。


活动所需屏幕数量:1;是否需要助教:否


● 即时评价


在笔者关于微信墙系列文章首篇的《微信墙能否成为教学培训中的“弹幕”》当中提到,鉴于多种原因,一般的课堂上学员对授课内容的直接反馈和评价是非常少;同时,当站在台上的是学员在进行汇报时,更多的听众选择的是安静地听,而非主动提出评论意见。这种状况使得课堂中的深度互动少之又少。


在我们的教学实践中,要求学员充分利用微信墙所开辟的话语通道,当主讲者(无论是讲师还是学员)在台上发言的时候,台下的听众可随时发送评论信息上墙,特别是在学员上台汇报时,这种同伴互评的消息更多。如下图所示,当学员(Fiona)在台上汇报的时候,讲师(Frank)利用微信墙进行即时评论。


图片2.png


从效果来看,长期使用这种活动形式,对于提高学习者的批判性思维大有裨益,因为微信墙把以往的“单向聆听”(被动地听,即one-way listening或unidirectional listening)转变为“双向聆听”(既有听又有互动反馈,即two-way listening或bidirectional listening),这是一种学习方式的转换,而不仅仅是活动形式的变化。


活动所需屏幕数量:2,或采取同一屏幕的弹幕形式。是否需要助教:是


● 学员提问


与活动3的原因相似,由于学员羞于表达或不善于口头表达等的原因,在大学的课堂中,主动举手提问的情况已经很少见,这使得讲师的讲授很容易变成“一言堂”,除非另外组织特别的互动活动。


在教学实践中,我们专门要求学员在讲师授课过程中主动进行课堂提问。然而这种活动并不适用于所有类型的课堂。在笔者的上一篇微信墙文章《从学习隐喻谈微信墙教学的适用性》当中,我们发现,这种活动不太适用于“习得/获取隐喻”类型为主的课堂,即学习者主要靠被动吸收知识的课堂,或者以应试为主的课堂;而在“参与隐喻”类型的课堂即讨论式的课堂中,或者一些较为轻松的课堂和讲座中,取得很好的效果。在技术上,当前的微信墙只能“静静”地显示即时提问的内容,即没有消息提示,所以一般需要助教对消息进行提示,讲师才能看到信息。


活动所需屏幕数量:2,或采取同一屏幕的弹幕形式。是否需要助教:是


● 检查输出


在外语课堂实践中,语言输出长期以来被忽视。自Krashen提出“输入假设”(Input Hypothesis)之后,许多人就认为课堂中应主要以讲师进行语言输入(听课和阅读)为主,输出(说和写)的能力会自然而然地产生。结合国内的实际情况,这种以输入为主的课堂教学成为主要的教学模式,其后果自然是学员的输出能力普遍不足,外语说和写的能力低下。同时,由于国内普遍实行大规模班级授课制,特别是公共外语教学,学员人数普遍在50人以上,在这种情况下,组织有效的语言输出活动尤为困难,讲师发现有意义的、有深度的语言输出更加困难,同时讲师亦难以监控大部分学员的写作(短句、词组等)语言表达。


微信墙的介入,可以帮助讲师在课堂中组织更有效的语言输出活动。虽然微信墙活动本身是进行无声的手机键入过程,但讲师可以把其键入的内容与学员的后续语言输出活动结合起来。如在《医学英语视听说》一课中,讲师组织学员针对转基因食品进行观点的表达,学员在把自己赞成或者反对的观点发布上墙后,讲师挑选出有深度的观点再组织讨论。同时,讲师亦可利用学员进行手机键入过程来查看学员语言表达的准确性。如在《岭南文化英语导读》一课中,讲师请学员对相关的图片内容进行翻译,学员在给出口头翻译后,讲师要求学员把翻译的文字发送到微信墙,以此检查学员是否能正确拼写出该表述。


活动所需屏幕数量:1;是否需要助教:否


● 同伴交互


在传统的课堂中,特别是国内的课堂,学员的座椅都是固定的,而且在正式的上课过程中,亦不允许随意走动。然而在学员汇报的活动中,常有听众希望针对汇报提出相关问题和疑问,这个时候,固定的座椅、打断汇报的担心等因素都成为阻止这种交互的障碍。


针对这个问题,我们鼓励学员之间使用微信墙进行课堂上的即时同伴交互。比如在《学习科学与技术》一课关于移动学习主题的课堂上,在一个小组汇报展示完之后,有同学针对其展示的视频很感兴趣,便通过微信墙询问他们使用了什么工具制作该视频,该小组负责视频制作的学员很快把详细的做法发送到微信墙上。可以说,这种通过微信墙进行的实时文字交互,突破了课堂中的空间限制,既不需要中断正在进行的教学活动,亦能详细地回答大家感兴趣的问题,使同伴之间的交互达到受益面的最大化。


活动所需屏幕数量:2;是否需要助教:否


● 精华回顾


学员在课堂上的每一次回答、每一个问题、每一项评论,都是教学过程的一手资料和珍贵记录,讲师可以从中反思自己的课堂教学设计,了解学员对每次内容的掌握情况,观察个体学员的成长进步。然而一般的课堂是无法把这些信息保存下来的,即使使用摄录设备,讲师也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进行语码的转换工作。


使用微信墙教学自然不存在以上问题,所有的上墙信息都被完整保存在微信公众号的消息记录之中,讲师需要在课后对消息进行导出、保存和归档。在一个阶段的教学之后,或者在学期末的时候,讲师可对这个时期内的消息进行汇总、分类和筛选,挑选出精华的内容与学员一起复习和回顾。因为这种素材来源自学员,所以精华回顾展示的过程对学员本人就是一种鼓励。讲师也可以对某学员的消息进行汇总,以此查看其课堂参与度,作为形成性评价的一种参考。此外,讲师亦可对每次活动的消息数量和质量进行统计,以此作为教学活动设计的一个参考指标。


活动所需屏幕数量:1;是否需要助教:否


● 翻转课堂


严格来说,翻转课堂与上述所有活动并不在一个范畴之内,然而我们的教学实践表明,在翻转课堂教学模式中使用微信墙组织活动,其效果非常显著。


翻转课堂的目的之一在于促进课堂的交互,而微信墙的使用本身就是一种交互行为。更加重要的是,两者的交互目的都是更深层次、更有意义的。翻转课堂通过把基本知识的传授和讲解放在课前进行,给学员留下更多思考和质疑的时间,这样在课堂上学员就有了更多表达深层次意义的可能性,而这种表达,如果通过微信墙来实现的话,无论在数量和质量上都比非翻转课堂上使用微信墙的效果要更好。


在翻转课堂+微信墙的教学中,讲师可在课前设计具有初步启发性的问题,在充分激发学员对问题进行思考并在导学案中作出初步的回答之后,讲师在课堂上可设计更深入的相关问题。由于学员在课前已有了一定的思考,在课堂上对相关问题的思考会更加深入,也会有更多的观点要表达,这些都很容易通过微信墙表达出来。在活动形式上,前面的活动1至7,都可以在翻转课堂中使用。


QQ图片20150601093747.png



标签: 微信墙教学
©版权申明:凡作者标为“移动学习前沿”的文章,均为前沿网站编辑组原创,欢迎查看!
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问鼎云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