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培训=?详细解析全在这里了!

有那么一群人,总是站在时代发展的前沿,移动互联成为当下热点的时候,机遇移动互联时代的人才培养、领导力项目建设、培训体系架构等一时间层出不穷;今天当“互联网+”成为整个社会的口头禅,又有很多前辈在操心着“互联网+培训”会是啥?    


最近看到圈内很多朋友都尝试在给出自己的观点,例如说大家会去思考互联网+以后,互联网培训会不会取代面授培训?互联网培训适合哪些群体和知识?互联网培训如何做到更有效?互联网培训需要突破的技术有哪些?互联网+培训的未来在哪里?      


那么问题来了,在大家眼里,互联网到底是工具还是思维?互联网+改变的是培训的教学形式?还是对整个领域的分工、协同带来转型升级?   

       

我们可以通过几页ppt来认识一下“互联网+”:  


           

“互联网+”改变了原来的传导机制,通俗一点“以消费者为中心”将不再是口号,而会有相配套的转型模式。在培训领域内,如何让“以学员为中心”不再是导向、口号?这是我们值得思考的问题。



   

“互联网+”对一个产业的分工和协同方式的改变体现在哪?原来单向链式关系是否还符合今天的需求?在我们的内心是否存在培训领域的价值链条(其实现状很残忍,也许我们很多人传统的价值链还没搞清楚,就将面临互联网+后的网状协同方式)?在传统价值链下关键环节面临的互联网改造机会和形态会是什么样?
             



“互联网+”对一个行业的改造应该体现在基础设施、生产要素和分工体系的重构,体现在培训行业的基础设施会是什么?对应可采集的数据内容会是什么?新的分工体系会发生哪些变化?这都是我们需要去思考的地方。 

   


          

或许“互联网+”对一个行业的改造颠覆性最强将体现在协同方式和组织形态上,耳熟能详的“众筹”、“众包”、“合伙人”、“去hr化”、“共享”、“参与”等都对将来的企业边界、生产和流通组织、劳动雇佣关系会是极大的挑战。


那么问题又来了,对“互联网+”似懂非懂之后,对培训行业到底会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首先我想说我们目前在内心是否存在培训行业的价值链?在现行的价值链下分工和协同方式如何?



                         


“互联网+”以后对原来培训“供需”关系重构如何?新型分工、协同方式是什么?     


首先我们来看这两年发生在培训领域互联网应用发生的一些现象,若干在线学习公司倒闭、风风火火的mooc风在企业培训端应用实践非常弱、翻转课堂徒有其形、e-learning、m-learning并没有取得共识性的成果。


或许,这些都是我们只关注互联网工具应用而忽略整个价值链协同的必然结果,需求不清晰的课程内容无论是通过什么样的教学形式都无法根本提升培训效果和学员体验。过去的两年,我们看到更多的资源集中在呈现形式的创新,而对需求分析、学员研究和内容生产端的投入少之又少。


今天我们也倡导“运营”思维,但我们很容易将运营和营销划等号,从概念上来讲,运营是通过数据来提升三效(效果、效率、效益),营销是传递信息、影响他人,显然两者有本质区别。


最近还流行用产品经理的思维去做培训,但我一直也在思考如何将隐性的产品经理思维显性化?个人觉得你没有真正主导活着参与过“互联网产品”开发过程,你很难理解什么是“产品经理思维”,到底什么是产品需求?如何做产品架构?怎么样去做prd编写?交互环节需要研究些什么?视觉阶段如何达到咱们预期?前端的工作怎么样才是有效?开发进程有哪些过程管理内容?测试环节必须保障什么?......我总觉得很多事都没弄清楚,直接去讲思维会有点玄。


在这讲“运营”和“产品经理”思维,更多想表达培训本身的“供需关系”,通俗点讲运营就是发现需求和满足需求的过程,产品经理思维更多表现在以学员为中心,尊重学员的背景、专业、学习能力、学员动机、学习习惯等个体差异,重视学员学习效果和学习体验。


那么问题真的来了,培训未来的供需关系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未来知识更新和产业发展迭代都将加速,一方面对我们内容的迭代提出更多的需求,另一方面供需双方在整个发现需求和满足需求过程中参与的环节和参与的方式必将发生改变。


所以,过去可能供需协同方式比较单向,但未来供需双方的协同关系从环节来讲或许会出现在每一个环节,甚至还会有一些独立的第三方参与,例如在需求确认端、目标确认端、内容设计端、内容开发端、教学活动设计端这些原来更多有“供”方在做的“专业”活,需求方一样也会高频次参与进来,互联网提供了参与的可能和效率保障;原来培训落地、培训后期的跟进都会由“需求方”作为主导,但今天供方也会给予全面支持。


在讲供需关系的时候这里有一个培训本身的瓶颈,那就是准确的需求确认,90%的学员、企业都无法准确定义问题和描述需求,那如何借助互联网背景下的数据和社交优势,高效、准确的完成需求对接和澄清过程。


“大货”时代必将很快结束


我们今天很多时候希望通过去收集、梳理群体性学员的共性学习需求,来设计和开发“通用”课程,我戏称为这是“大货”时代,尤其在我们教学设计专业领域一样也存在这样的现象。我们更多时候容易去分析从业务角度的工作任务胜任gap,我们也有很多专业的模型和工具,但我们是否充分去研究我们的学员?他们的专业背景、学习动机、学习能力、学习习惯、学习意愿如何?即使面对同一工作任务胜任gap,我们针对不同学员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


当我们以及处于逆向传导时代,当我们提倡用运营和产品经理思维去做培训,我们就需要研究业务以外的学员属性,去研究这决定着学习效果和学习体验。


分工&协同


互联网存在的价值很大程度上体现在“重构效率”上,今天我们在传统培训单向协同链条上参与度弱,是因为还存在很多“专业壁垒”,未来在帮助学员快速定义问题和描述需求的学习诊断工具产品会不会出现?这样的产品会不会降低学员参与需求确认端的门槛?传统“岗位经验复制”思维的课程内容产生会不会通过互联网有更大样本量的内容专家参与?课程验证是不是可能通过互联网实现更大样本更快速高效完成?教学形式是不是会有更多有助学员“迁移”和“共识”的场景设计?或许,互联网+本身也会促成更加精细化分工和新型的参与和协同方式。


交付&交易


项目设计交付在单向协同和“专业壁垒”限制下,“版权”+“通用”直接应用,公开课、会展类还给诸多机构的带来利润贡献,或许互联网促进信息对称,“版权+通用”交付会包含更多二次开发的内容,公开课、会展类也会成为免费圈人的手段,或许,我说的是或许,未来公开课和会展类都会消失。


互联网+培训到底会发生多少化学反应?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


bottomads.jpg




标签: 互联网+
©版权申明:凡作者标为“移动学习前沿”的文章,均为前沿网站编辑组原创,欢迎查看!
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问鼎云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