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肇弘:MOOC和eLearning有何不同?

【前言】

 

近几个月来,除了奔波于各地演讲、企业培训课程、咨询顾问,还有几个MOOC课程和平台项目同时启动。如此忙碌的工作,稍稍能让我纾解压力的方法,就是在飞机或高铁上的高速移动旅途中,抓住短暂的安静片刻,忙里偷闲,用iPhone这类现代化科技装置阅读最传统的历史小说。在飞快流转的窗前,我彷佛可以用iPhone屏幕偷偷窥探和回顾一段段历史岁月,徜徉在许许多多历史典故情节中,探索和发掘源源不绝的未来创新灵感。

 

前阵子,我又用小小的 iPhone屏幕重新看完了「明朝那些事儿」。再看一次,依然对于当年明月先生的文笔甚为佩服,他不仅能将生涩繁复的历史,以轻松诙谐的笔调,谈笑风生信手捻来,更能让读者在没有压力的氛围中,无形间增长了许多人情世故的知识和智慧。

 

当然,大明王朝历时276年的千古风流人物不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重点,但对于从2012年才被纽约时报称为「MOOC元年」以及我曾将2014年称为「企业MOOC元年」的新时代来说,或许今天我们也可以依样画葫芦,学学当年明月先生的文采,和诸君轻松地聊一聊有关企业MOOC的那些事儿吧 !

 

MOOC和eLearning有何不同?

 

在最近许多有关企业MOOC的培训课程中,很多学员都会问一个相同的问题 : 「老师,请问到底MOOC和eLearning 有何不同?」、「我们没几年前才花费了好多的人力、时间、经费,导入了各式各样 eLearning 解决方案,现在MOOC这个新玩意儿出现了,是不是又只是昙花一现的新花样呢?」

 

当然我们可以用很多数据和表格来比较企业MOOC和eLearning的不同,我也曾比喻过,企业以往的eLearning就好比是从前以烧煤炭为动力的硬卧火车,而MOOC就像是现在以电力驱动的高铁-----这两者之间的主要差异,除了技术之外,更重要的症结就在于「用户体验」。但我发现,虽然许多同学在上课时不断点头称是,但一旦课程结束回到工作岗位上,大家似乎又陷入了重重疑惑,问题仍在心中盘旋不去。

 

我一直想不透大家怎么会有那么多纠结?但仔细想想才发现其中的关键,因为对于企业朋友来说,这个思想关卡若是没有打通,那肯定没有办法说服领导支持你玩MOOC这个新玩意儿;而这个问题的矛盾之处是,一旦你说服了领导MOOC才是个好东西,那不是等于间接否定了以往企业投入大量资源所支持的eLearning的确是很该被检讨的对象吗?

 

或许,让我们先翻一翻历史故事,从其中找寻答案或许会更明白些。

 

白马非马

 

话说战国时期,赵国平原君的一位幕下之宾---诡辩大师公孙龙先生,某一天骑着一匹白马要进城,到了城门时,城管老兄板起脸孔说 : 「很抱歉,依照规定,马是不可以进城的。」于是公孙龙先生就充分发挥了他的专业职能,开始说了一段后来名留青史的对话,最后,城管老兄也被说蒙了,于是公孙龙大师就大大方方地骑着他的白马进城了 --- 这段对话,史称「白马非马论」,其中最重要的对话就是:

 

『白马非马,可乎?
曰:可。
曰:何哉?
曰:马者所以命形也,白者所以命色也。命色者非命形也,故曰:白马非马。』

 

其实整段原文挺长的,而且相当拐弯抹角,若引用全部原文恐怕很多读者看了都会头昏眼花。简而言之,公孙龙先生的白马非马论基本意思是,"马"是指所有的马,而"白马"只是指所有马中的那些白颜色的马,所以”马”和"白马"是指不同的对象,因此,「马」和「白马」当然是不同的 !

 

我不知道当时的公孙龙先生是不是真的就大大方方地骑着白马进了城,但后世很多学问高深的学者都曾深刻地剖析过公孙龙先生的哲学思辨和逻辑思维。但我想更多朋友,大概跟我一样,会觉得公孙龙先生若活在现代,大概是一位名符其实的忽悠大王。若他也有微信或微博,应该也会吸引许许多多的粉丝吧?

 

不管是逻辑诡辩大师还是忽悠大王,回到我们的MOOC问题本质,其实MOOC本身就是eLearning的一种形式,压根从来就没有人说过 MOOC 不是 eLearning,那么你又要为什么刻意要去区别两者之间的差异呢?在课堂上,我一直强调,MOOC也是eLearning,但却是一种创新学习模式的eLearning。

 

简单来说,白马就是马,但是一种特殊颜色的马。Ok,这样懂了吗?

 

好吧,如果咱们中国人的白马还不能说服你,那么我们再看看老外的马。严格来说,是马车和汽车。

 

马车和汽车

 

让我们把时间场景从战国快转到1900年时期的美国。就像在西部枪战电影中看到的情景一样,当时美国人的主要交通工具是马车,如果你在当时问任何一位美国人,想要如何改善他们的交通工具,大概十之八九会告诉你,他们需要更宽敞的车蓬、最好能培育出一种食量不大又能日行千里的马匹DNA,或是发明更省力的马鞭,这样可以让马车坐起来更舒适或让马车跑得更快。如果当时有人回答他需要的是一台汽车,八成会被认为是个疯子。

 

其实1893年Duryea兄弟就发明了史上第一辆单汽缸汽車。但别忘了,当时的主流是马車和马匹,这样的发明肯定不会引起太多人关注。而且Duryea兄弟的产品客制化程度太高,价格太贵,一辆车索价1,500美元,几乎等于当时一般美国家庭两年的所得,这样的发明,大概只会被一般大众当作是展览会场上的酷炫摆设而已。

 

不过到了1903年,福特汽车公司成立了。一开始大家并不觉得什么特别,但再过几年,人类科技发展史就将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1908年,福特公司生产的T型车市占率虽只占9%,但到了1913年底,全美国已有50%的汽车都是福特公司生产的,到了1921年到达61%,1923年,几乎大多數美国家庭都已拥有一台汽車,大家几乎忘了马车的存在。

 

要说这个经典故事,是要告诉你,这类「科技创新」或是「颠覆式创新」的例子,一次又一次出现在人类科技文明的演进史。记得2000年互联网发展到达顶峰之前,有很多朋友曾问「Email 和传统邮件或 FAX 有什么不同?」「为什么我们需要使用Email?」;2009年iPhone超越Nokia霸主地位之前,也有很多人问:「智能型手机和传统手机有什么不同?」「为什么我需要使用智能型手机?」;在2012年柯达公司破产之前,大概也还有很多人问「数字相机和传统相机有何不同?」「为什么我需要使用数字相机」。

 

现在这个问题也是一样,2012年出现的MOOC,的确是人类长久致力于各种eLearning学习科技的历史以来,学习者的学习体验最好的一次,而在这样的历史洪流和趋势中,任何人都无法回避,它终将会成为影响企业培训和人类学习模式的主流,只是时间早晚问题而已。而且这时间早晚的速度,很可能会超过你我的想象。

 

结语


其实,要探究MOOC和eLearning有何不同,答案就在MOOC的每一个字母中。

 

MOOC的第一个字母Massive,就是大量、巨量、海量的意思,通常指得就是线上学习的学员人数。那么怎样的规模才能称之为“Massive”?先给你一些参考数据,当年xMOOC的始祖斯坦福大学Sebastian Thrun教授开设的人工智慧课程共有16万名学员,之后诞生了Udacity; 斯坦福大学Andrew Ng教授的“机器学习”课程,学员人数超也过 10 万人,之后直接催生了Coursera 这个当今MOOC界的巨星。

难道学员人数多就可称为MOOC?相信有人会说,咱们中国人,没有最多,只有更多。过去我们很多eLearning项目早就远远超过这个数字,数十万人同时在线的项目所在多有,老外的16万人算什么?

 

没错,我也曾看过几个数十万人在线的项目,数字上绝对够格称为 “Massive”,不过我们还得看看,这些学员里头究竟有多少人是自愿报名的?来自世界上多少国家?年龄背景的分布如何?在课程进行中的互动参与状况如何?是自学式还是Instructor-Led 的学习方式?学员是为了学位学分不得已而来,或是被上级指定而上线?几乎都是同一个族群?恕我直言,人家的16万人是在「同一门课的同一班」,可不是一整个项目的总人数。而且光靠数量上的多寡,没有良好的用户体验,是无法与当今MOOC的水平相提并论的。反之,如果你的学员数没有到达「成千上万」的标准,那么其实也还离MOOC的世界有点距离。

 

如果这么说,那不是只有数万名员工以上的跨国企业公司,才有资格导入 MOOC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别忘了MOOC的第二个字母Open的涵义 – 开放。

 

企业导入MOOC的对象,不一定是员工,更有发挥空间的应该是企业组织疆界外的既有客户、潜在顾客、供应商、合作伙伴、希望吸引加入企业的人才….等。在这样的基础上,任何一家企业,不论员工人数规模大小,都有资格和条件充分运用MOOC来创造自身的竞争优势。

 

事实上,就我个人观察,对于很多国内企业来说,要达到Massive 和Open这两个字母的形式,某种程度来说并不困难,但往往很多只是学到外在皮毛的「伪MOOC」而已,要达到真正的Massive和Open的实质境界,其实还有很大的努力和学习空间。


下一期,我们再来深入的聊一聊有关 Online 和Courses这两个字母的那些事儿吧 !



标签: MOOC
©版权申明:凡作者标为“移动学习前沿”的文章,均为前沿网站编辑组原创,欢迎查看!
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问鼎云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