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Coursera看懂在线教育的核心问题

001b380762cb12c3358a02.jpg

在过去的两年里,中国在线教育的火爆可以用令人瞠目结舌来形容:资本市场非常活跃,比如沪江网在2014年获得来自百度的1亿美元投资;业务领域从语言学习、K12、职业教育到MOOC均已涵盖;一些中小创业企业纷纷涌现,当然, 也有很多企业倒闭停止运营。


但是在线教育的核心问题到底是什么?或者说,在线教育需要解决的核心行业痛点是什么?


在这一点是众说纷纭,但是:至少明确的答案是并非替代在很多人看来有点僵硬和落伍的教育机构以及教学方法。


这次在旧金山,跟随百度百家 ,在The Big Talk硅谷专场中,Coursera首席业务官Lila Ibrahim在演讲中的一些观点,笔者以为对于思考我国的在线教育不无裨益。


“电脑不是魔术师,教师才是”


这是Lila Ibrahim女士在演讲的开始提及的一句话。教育的核心价值点在老师,这一点,自从有了教师这个职业以来,就没有被颠覆过。


Coursera创办初衷之一,就是为了帮助大学教授可以把自己的知识从向几百名学生传播到向数以万计和几十万计的学生扩大。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在孔子教授七十二贤开始,教师与学生的知识教授,无论在互动方式还是教学规模上,一直没能够有大的变化,知道MOOC(大规模开放课程)教育技术的出现。


所以在线教育的核心,无论是语言学习还是K12,亦或职业教育,其核心问题是要解决教师的问题,这些痛点的问题,在笔者看来典型的包括:


1)通过数字化的工具,评估学生的学习能力和知识掌握水平


2)通过数字化的工具,了解和记录学生的学习行为


3)通过数字化的工具,制定并优化自己的教学方案,改善教学方法,提高学生满意度


4)通过数字化的工具,向更大时空范围的学生传播知识


5)通过数字化的工具,学习新的知识,提高自己的教学能力


6)通过数字化的工具,减少重复标准化的工作,降低劳动强度


所以说,教师才是在线教育的核心,教师的问题,才是教育才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


举个在演讲中听到的例子,解释下降低老师重复劳动的例子:


Coursera与普林斯顿大学合作,开发了一个辅助打分系统:为解决Coursera系统中10万篇甚至22万篇文章的评分问题。


Coursera的解决方案是让同学彼此打分,方法是:教授确定总体的评分原则和方法,给一份测验、一篇文章、一段音乐或是一个设计项目评分,把评分方法制成视频放到线上。然后三个或者五个学生根据这些原则彼此评分,这就好像助教在做这件事情。


他们发现如果所有学生中平均有五个人给你的作业评分,这就跟老师评分的效果很相近了。


如果你还记得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句话,你不应该不同意我的这个观点。


在线教育平台的核心竞争力在于与优质的学校进行资源合作


在过去得了两年,Coursera之所以能够成为了一个在线教育平台,是因为:我们与115家顶级大学合作,不管是美国的耶鲁、斯坦福、密歇根或是杜克,还是伦敦的大学,以及6家中文授课的亚洲大学——北大、台大、新加坡国立大学等。


这是Ibrahim女士在演讲中提到的一个数字。


再先进的技术公布,都不能解决知识的生产的问题,教师或者教育工作者依然是牢牢的掌控着知识的生产。


学校,毋庸置疑,依然是最优质的知识和最系统的知识的生产者。


认识到这一点,对于在线教育平台们而言,如果想成为一个有意义和有价值的在线教育平台,其核心问题在于,必须与足够多的教育机构,尤其是学校(包括优质的职业教育机构)进行合作。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耐性和时间。


至少有几个问题需要解决:


1)通过便捷,但是又具有专业水平的数字化工具,解决教育机构教学内容的数字化问题


2)通过数据分析工具,帮助教育机构发现并吸引优质的学生的问题


3)通过数字化的工具,扩大教育机构的全球影响力的问题


面对学生,解决学生的兴趣问题也是在线教育的核心


作为成年人,我们有时候总是会后悔当初上学选错了文理科,选错了专业。这里面一个重要问题是,我们在做选择之前,大部分不能接触到即将学习的内容,了解匮乏,只能借助父母朋友或者道听途说。


在线教育则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Ibrahim女士在演讲中提到两个案例令人深受启发。


一个是她认为Coursera对K12最大的贡献就是跟教育者合作,提供了六十多个关于早期教育的课程学习。除了大学,还与博物馆合作改善教学内容。


“很多学生都会对未来在大学学习什么专业感到迷茫。如果可以在线学习一些专业课程,中学生就可以了解他们感兴趣的专业,比如金融、工程、编程或历史等等,还可以在知名教授的课堂里学习,自信心就会大大提高。” Ibrahim在演讲中说。


这也是能够避免盲目和后悔的良方。


另外一个有关MIT的趣闻或许更有意思:”一个15岁的蒙古学生在计算机科学这个专业中的在线学习成绩比全球,包括MIT本身的学生成绩都好。 Rafael Reif校长亲自给他打电话,把他录取到了计算机科学专业当中。他的父母现在也在MIT陪读。” John在访谈中举了例子。


在我国,一谈到学生对在线教育的需求,我们总是习惯的认为需要帮助他提高掌握知识的能力和水平。不客气的说,这还是应试教育的思维。


让学生发现自己的兴趣,让学校发现有兴趣的学生,让老师找到知识传承的接班人,或许这才是在线教育应该利用信息技术的技术红利,所应该解决的核心问题。




©版权申明:凡作者标为“移动学习前沿”的文章,均为前沿网站编辑组原创,欢迎查看!
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问鼎云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