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墙能否成为教学培训中的“弹幕”

【编者按】


本篇文章摘选自“焦建利的自留地“,焦老师在刘晓斌老师的文章基础上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移动学习前沿小编根据影视剧的流行技术重新设计了新的标题,再次特别鸣谢焦老师和刘老师。


焦建利:


将微信墙用于课程和培训之中,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尝试。几年之前,在和腾讯的几位朋友交流的时候,我曾提及希望他们能够设计开发针对性比较强的QQ应用,用于支持微博在课堂教学中的应用。在后来,还在汪向征老师在FERC访问学习的时候,我们曾探索过将微博大屏幕应用于课堂教学。这次,晓斌和达阳两人和我将微信墙应用于本科生的课堂和大学外语教师的培训之中,也算是再一次的尝试吧!


无论是微博大屏幕,还是微信墙,其实增加的是一种对话的管道,提升的是课堂教学的互动性,它在高等院校的课堂教学以及各种类型的工作坊和教师/职业培训工作中,都将有着极为广阔的应用前景。


其实,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研发方向,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研究课题。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可以做一些大胆探索!


刘晓斌:


最近的两次教学/培训活动,都用到了微信墙形式。一次是《学习科学与技术》公选课上的教育APP分享会,另外一次是昨天的国培课程《技术支持的外语教师专业发展》。愈发觉得微信墙在几个方面的作用很明显:


对主讲人教学信息的即时补充。 一般的课堂只有一个投影屏幕,且这张屏幕只是用来播放主讲人的PPT,话语权完全掌握在主讲人手上。增加一个微信墙投影屏幕,实际上开辟了除主讲人之外其他人员的话语通道。其作用在于,主讲信息得到更丰富的呈现,也有可能使遗漏的信息得到补充,特别对团队主讲人的形式更为有效。


比如昨天Johnnie讲到谷歌检索的问题时,台下有学员小声说现在国内上不了谷歌,但Johnnie没听到,我在微信墙上补充了下面的信息:

微信墙.jpg

当我在上台讲微课主题的时候,Johnnie也补充了一些信息:

微信墙2.jpg

另外一个可以想到的用途是,在团队培训中,主讲人需要补充一些PPT上没有的信息的时候,可以让台下的团队成员用微信墙发出相关的信息进行补充。


听众对教学内容进行提问的一种有效方式。众所周知,随着年龄的增大,国内学生在课堂上的主动提问就越来越少,中国人的这种羞于表达的群体特性,使得课堂中的交互愈发困难。同时,在台上主讲人激情澎湃的进行演讲时,台下的听众也会担心打断主讲人而不敢提问。另外一个更加普遍的问题是,很多人善于文字表达而非口头表达。而微信墙则是课堂提问的一种有效方式。


如昨天的讲座,当Johnnie展示完一个电影片段,微信墙中马上有人提问该片段的来源,Johnnie马上做了回应。


听众对主讲人内容进行即时评价的有效途径。基于以上第2点的一些原因,一般的讲座中听众对内容的直接反馈和评价是非常少的。在微信墙中,特别是微信用户名非实名的情况下,这个作用显得特别突出。当然,这里还涉及微信墙信息的审核问题。一般来说,上墙的信息都要经审核者审核后才能发布出来,这也可能出现在墙上的信息都是赞美之言。通常情况下来说,在有小组或个人进行presentation的时候,评论最“汹涌”。


微信墙3.jpg


课堂外信息来源的通道。一般的课堂或讲座是受到空间的限制的,这使得听众的信息来源非常单一。微信墙能把课堂内外连接起来,让听众接收到除了主讲者以外的其他信息来源。如下图显示,我在教育APP分享大会中,让已经毕业了的往届学生李温和、罗伟雄等,把他们的经验和想法发布在微信墙上。这点的唯一遗憾在于,教室以外的人,无法看到课堂上听众所发布的消息。


微信墙4.jpg
微信墙5.jpg 


外语教学中:学生课堂写作语言输出、即时回答问题等的呈现方式:在外语课堂中,学生经常需要有语言输出的机会,而一般情况下,个人的写作语言表达很难让全班同学都能即时看到,教师需要进行总体的检查也不方便。在一些信息技术与英语课程整合的课例中,学生都是坐在网络教师中,每人一机,教师再通过某个特定的网络平台把每人的写作输出内容呈现出来。如果使用微信墙的形式,学生只需要用手机键入相应语句后,发送到微信墙即可。可以说,对于整个班级而言操作起来更加便利。 当然,在初次使用而言,对于气氛的活跃也是相当有帮助的。




©版权申明:凡作者标为“移动学习前沿”的文章,均为前沿网站编辑组原创,欢迎查看!
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问鼎云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