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芙妮·科勒:狂热退散,MOOC仍在大步前行

仅仅两年前,MOOC(全称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也可音译为慕课)浪潮席卷全球,获得了很高的媒体关注度,纽约时报甚至将2012年称作“MOOC之年”。


尽管现在这股狂潮已经褪去,但作为世界上最大的MOOC提供者,Coursera依旧在创新并发展自己的在线平台,从而为数百万学习者提供服务。


沃顿知识在线曾在2012年11月采访过Coursera的联合创始人达芙妮·科勒,最近她回到校园,向我们讲述了Coursera成立两年半以来的进展情况,并对MOOC的未来给出了自己的预测。在采访中,科勒向我们提供了最新消息,告诉我们在绝大多数学习者都是免费学习的情况下,Coursera在经济上是如何维持下去的。


以下为采访整理稿。


● “之前对MOOC的热捧完全不合理,因为其基本假设是MOOC将完全取代大学”


Q1:我们上次见面是在两年前,那会儿纽约时报称2012年为“MOOC之年”。不过到了2013年,很多报道高等教育的媒体从业者认为这场变革结束了。因此我不得不问问,变革真的结束了么?


达芙妮·科勒:当然没有。如果你想一下高德纳公司公布的技术成熟度曲线(Gartner Hype Cycle),我想我们正从“泡沫破裂的低谷”中崛起。


之前这轮热捧完全不合理,因为其基本假设是MOOC将完全取代大学,我们并不赞同这个观点,也不认为这是合理的。在2013年,很多人感到很失望,因为他们发现过了一年我们并没有让任何一所大学倒闭。但这并不是看待MOOC的正确方式。


我们的目标学员主要是已经工作的成年人,而不是仍处在传统教育模式中的学生。那些已经工作的人们在学员的数量上占据了绝大多数,并且在不停地增长。我们的网站目前拥有1000多万用户,他们对自己的收获很满意。


Q2:增长势头稳定吗?


科勒:稳定。随着时间推移,无论是总用户数还是活跃用户数都有显著增长。此外,付费参加认证学习的人数也大幅增加,当他们通过了特定课程后,我们会给他们发放认证证书(Verified Certificates)。


“绝大多数雇主称,他们在面试过程中会重视MOOC证书。我想我们已经开始看到,雇主对MOOC的认可有了大幅提升。”


Q3:早期的学习者组成情况调查发现,大多数MOOC学习者来自发达国家,并且自身已经受过良好的教育,而且男性占了绝大多数。这个结果非常让人意外,因为很多人认为或者希望MOOC为发展中国家低收入人群服务。过去这一两年中这种情况改变了么?此外你们还追踪哪些指标呢?


科勒:我们当然追踪了上述指标。那些早期调查是根据最早上线课程中的一部分得出的,那些课程主要是个别大学开设的研究生级别的课程。正因如此,这些课程吸引的主要学员才会是拥有大学文凭的人。


如果你去看我们目前的学员调查结果,你会发现有75%的用户是大学毕业生,也就是说还有25%不是,这部分仍有250万人。要不是MOOC的出现,这么多的人将无法获得教育资源。


还有一点需要记住的是,在那些75%的大学毕业生中,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在华尔街工作的高富帅。在世界的很多地方,大学毕业并不能保证能找到工作。有些情况下,包括在发展中国家,很多大学的教学质量非常平庸。


而在世界的另外一些地方,已经从大学毕业了15-20年的人们发现,自己当年学到的知识已经无法胜任当下经济环境中的工作了。为了获得自己渴望的工作,他们需要学习新东西。我们听到了很多这样的故事,某位大学毕业生在Coursera上学了一些课程,最终这些学习经历改变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和前途。


Q4:有证据表明雇主也重视这些学习经历么?


科勒:有证据表明无论对雇主还是雇员,这些学习经历都非常有价值。


在那些从单独一门课程或者从某个课程专项中获得认证证书的人们中,有70%将自己的证书公布在在了领英(LinkedIn)上。Coursera目前是领英上第二大的证书提供商,仅次于微软。如果你考虑到我们仅仅是一家运营了两年半的企业,这还是挺了不起的。这表明未来的雇员在这些证书中看到了价值。


接下来从雇主的角度来看,作为我们在大学的合作伙伴之一,杜克大学(Duke)与美国北卡三角洲国际研究院(RTI International)共同对北卡罗来纳州的雇主进行了一项调查,以评定他们对MOOC的看法。调查中涉及到了很多行业,并不仅是硅谷的高科技公司。绝大多数雇主称,他们在面试过程中会重视MOOC证书。我想我们已经开始看到,雇主对MOOC的认可有了大幅提升。


Q5:我们上次见面时谈到了Coursera可以采取的不同创收方式。目前Coursera的商业模式有什么改变么?


科勒:目前我们把课程和专项中的认证证书作为了主要的收入来源。认证证书的效果相当好:在完成课程的学员中,选择认证证书的学员比例稳步上升,已经从不足10%提高到了大致20%或25%。


至于专项课程,它们是更大的学习单元,在结束时需要学员完成一个项目以体现自己有能力将所学的知识用于解决真实世界中的问题。在那些专项课程中,完成课程的学员中通常有40%以上取得了认证证书。我们有信心这会成为我们重要的收入来源,使得我们可以稳定维持运营,同时还能让我们继续提供免费教育。


Q6:有没有企业来找过你们,寻求出于自身目的来使用你们的材料和在线平台?


科勒:当然有。我们接触的有这方面需求的企业还不少,其中有一些还是大企业。不过这样的合作要等Coursera平台进一步完善后才能进行,新平台搭建好后,人们可以更加灵活地根据自己的需求来学习。该平台使得任何学员都可以随时学习,而不像在老的模式下,开课时间是固定的。我们的学员大多数都已经工作了,因此无法以学习为中心来安排自己的生活,而更新后的平台将帮助他们更好地学习。


新平台对潜在的企业合作伙伴也会很有帮助,因为企业员工需要能在任何时候都能获取课程内容,与之相对的则是由课程职员自行确定一个具体的开课日期。新平台对企业培训项目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Q7:你建立了一个群体模型,这个模型与众不同,因为它在职业发展过程中包含了社会学习(social learning)它帮助人们保持动力并坚持到最后。你是否认为群体模型与按需模型二者有分歧呢?


(译注:群体模型指人们在一个团队中的学习效果要比自己独自学习的效果更好。)


科勒:我们已经花了很多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我们非常重视学习中的社交成分。但我们已经意识到,在大班课程中,重要的是你和身边的人同时在做同样的事情。而从课程开始到结束,这些人是否会变化并不重要。


假设你在学习第三个部分,此时重要的是有另外几百或者几千人和你一同学习这个部分,这样你就能和他们进行交流。有些学习者开始得早但学得慢,其他人可能最近才开始学但进展很快,但是,从你的社会参与度角度来说,这些并不重要。


这就是说,我们也使得这个系统具备一种能力,可以预先创造群体。比如说,某家公司的一群雇员可以说,“我们要组队一起学习这门课,我们所有人按照相同的进度学习。”按需平台应当能满足这个需求,使得他们可以在自己想开始的时候开始学习,并使他们能够建立一个小的社会共同体,这个共同体的成员彼此都认识。


● “我们的投资者并没有因为想让平台盈利而向我们施压。”


Q8:Coursera采用的是盈利的模式,而另一个大型MOOC提供者edX则采用了非盈利模式。这些企业结构的不同是否改变了Coursera所做的决定呢?


科勒:我们认为盈利模式使得我们更加灵活,因为我们不必做每个决定都要得到某个政府机构的批准。此外我们认为这种经营模式也会给我们一种紧迫感。我认为我们一直能够快速地把点子付诸行动,与此同时对在最开始鼓舞我们前行的社会任务保持初心。


比如说,当我们推出认证证书后,我们意识到对于美国人或者欧洲人来说,50美元或许不是个大数目,但是对于居住在非洲或者印度的一些人来说,这可能就太贵了。因此我们同时推出了财政援助选项,使得那些无力负担的学习者可以申请免除费用。我想edX并没有这些。我认为这说明了,我们在自己的商业成分上取得了平衡,同时也保持了自己在社会目标上的初心。


Q9:风投会给你们施加压力吗?


科勒:不会的。我们的投资者并没有因为想让平台盈利而向我们施压。我们在收入上的压力主要来自我们想给我们的合作大学带来经济回报,这样他们就能维持课程发展。否则的话,对他们来说这有可能会是资源流失。我们之所以提前开始收费主要是为了让与我们合作的大学提供更多的课程。


Q10:展望未来,你能想象两三年后的Coursera是什么样吗?


科勒:这是个令人兴奋的问题。在很多方面都要考虑继续推进。

首先,我们的平台目前有近900门课程,我希望2015年年初能达到1000门,在三年内课程数目能增至5000门,大致和中等或较大规模的大学开设的课程数目相当。


此外,我们还将大力投入翻译和本地化工作,这样在将来我们就能向世界上的任何人教授任何他们想学的内容了。从教育民主化的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引人入胜的未来,可能会对困扰世界的任何问题都有深远的影响。我们的目标就是把世界变得更好。




标签: 慕课
©版权申明:凡作者标为“移动学习前沿”的文章,均为前沿网站编辑组原创,欢迎查看!
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问鼎云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