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课的成功之路:过热、幻灭、复苏、成熟

2011年,慕课闪亮登场,成为媒体的宠儿,政府高官、学界权威、媒体大亨、资本大鳄等各路人马纷纷激扬文字、指点江山,认为慕课的到来拓宽了准入门槛、降低了学费,势必颠覆全球高等教育机构。当时,人们普遍憧憬着精英大学的绝大部分课程将会免费,来自土耳其的农民或者美国大学的辍学者等数以十万计的学习者将注册学习某些热门课程。


如同世界知名IT咨询公司Gartner提出的著名新技术“炒作周期”五阶段理论一样,慕课已经从其2012年的“过热期”过渡到如今的“幻灭期”。


对慕课的“幻灭感”来自于如下因素。首先,慕课学习者不是其摇旗呐喊者曾设想的因付不起学费而失去接受高等教育机会的土耳其农民,而是已经拥有学士学位以上,并拥有体面职业的美国年轻白人男性。


数据表明,2012——2013学年度密歇根大学和宾夕法尼亚大学慕课学习者中80%已经拥有学士以上学位。在巴西、中国、印度、俄罗斯和南非,大约80%的慕课学习者拥有大学学位,而在这些国家,人口总量中仅有5%的人接受过大学教育,显然,这背离了慕课的初衷,即,让更多的无缘接受高等教育的发展中国家人口有机会接受全球最优质高等教育。该数据代表了Coursera超过24门慕课的学习者背景资料。作为盈利性慕课平台,Coursera与世界知名大学合作提供在线课程。



由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共建的慕课“三驾马车”之一的edX平台上的慕课课程学习者背景也大同小异。


第二个问题是一旦慕课取代传统课程,不及格学生大幅度上升。在圣何塞州立大学,受到加州州长杰里·布朗热情支持的一项广为人知的试验以失败告终。其中一门慕课,仅有25%的学生过关,还有一门课程情况稍好,也仅有50%的人通过,显然,这比其对应的传统课堂教学模式下的通过率要低很多。


盈利性慕课平台Udacity的联合创始人Sebastian Thrun因其2011年在斯坦福大学开始的《人工智能》慕课而享誉全球。他的《人工智能》慕课吸引了全球190个国家16万学习者。然而,最终结果是他发现他所设计并教授的课程学习者往往是能够自我激励的非常聪明的学生,就像斯坦福大学的在校生一样,或者就像他本人18岁时从波恩大学图书馆借书自学。


Udacity联合创始人Sebastian Thrun博士说“对最优秀的5%的的学习者来说,慕课学习体验非同一般、值得肯定;但对剩下的95%的学习者来说,慕课根本就不是好的选择”。从去年秋季开始,Udacity已经做出决策,转变公司业务重心,聚焦于企业和职业培训,并收取课程费。


几乎所有慕课来自于世界顶尖大学,这些老师习惯于教授最聪明的学生,也许不能理解普通学习者的学习动机、自我管理能力和专业学习可能遇到的困难。


更糟糕的是,对很多老师来说,开设慕课就相当于对他们进行在线教学培训。美国高等教育记事2013年的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教授在开设慕课前从未教授过在线课程。很多大学匆忙开发慕课以应对最初的慕课热潮,因此,往往选择学校人气高的教授或者志愿老师,而不是挑选最适合慕课教学环境的优秀老师。此外,已经有大学学位的学习者在慕课学习过程中,特别是难度较高的慕课,相对于其他人来说,明显具有较大优势。


某一学科最好的在线教学老师可能就在某一地方性大学。Coursera创始人之一Daphne Koller说“我们是不是忽视了地方性大学里的优秀教师?确实如此。我们的合作对象有限,并没有和优秀的教授个人合作”。


作为两家主要慕课平台,Coursera和edX本质上相对于美国在线高等教育的守门员,它们在其网络世界中复制了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中美国大学的排名。那些大学之所以排名靠前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录取了最聪明的学生、比其他大学在学术研究上投入更多,并且获得了绝大部分研究资助。但以上这些对这两家慕课平台试图吸引但却吸引不来的学生来说无关紧要。


很多教育工作者认为,如果用衡量传统高等教育机构的标准(声誉、课程完成率)来衡量慕课,慕课并没有实现其初衷。


但是这些标准并没有考虑到慕课当前的实际情况。学习者可以注册任何课程,不需要承担任何花费,有些人也许只是想粗略了解下某门课程,或者是想给投资者准备一份商业计划书,或者只是为第二天的会议发言现学现卖。


不妨称慕课学习为“及时教育”,因为很多学习者本来就没计划一定要完成课程,并且,即使随时退出学习,也没任何损失。慕课提供的是模块化学习体验,进度可有学习者自行掌控。


就拿LeoCochrane来说,他有一个学士学位,但是又参加了弗吉尼亚大学达顿商学院的在线课程以期有助于他刚创建的空气净化公司。由于时间紧张,在线课程对他来说再合适不过。他根本不愿意,也没有足够多的钱回到校园或者参加传统的在线课程,遵循固定的课程表在截止日期前并完成作业。


但慕课完全不同,他可以在跑步机上一边跑步一边通过苹果手机观看慕课视频教学,并可以选择他需要学习的内容。慕课让学习者实现了自己管理自己,随时、随地学习任何课程。这也许是慕课大约90%辍学率的原因之一。


那些赶上慕课热潮而声名远播的公司曾经并继续坚持着向大众提供卓越教育并降低大学学费的愿景。然而,现实远没有那么激励人心。当前,很多慕课课程已然成为课堂教学的重要补充,以及职业发展的工具。


加拿大教授George Siemens,作为2008年全球第一个慕课设计和授课教授之一,把慕课称为“影子学习经济”,就像教材是课程的补充一样,慕课是正式课堂教学的补充。


这就是慕课的成功故事,正在经历从“过热期”、“幻灭期”到“复苏期”、“成熟期”这一新技术发展周期规律。许涛


原文作者:Jeffrey J. Selingo



标签: 慕课
©版权申明:凡作者标为“移动学习前沿”的文章,均为前沿网站编辑组原创,欢迎查看!
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问鼎云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