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21世纪技术强化19世纪教学,真的好吗?

导语:“我们把技术扔进教室和学校,但学校本身以及教学方式并没有改变——我们只是更快、更便宜地获得19世纪的结果罢了。但这难道就是我们想要的吗?”



6.png


为什么一直到今天,技术对提高学习效果的影响都如此之小?一个可能的原因是,我们还在用21世纪的技术强化19世纪的教学实践,以满足已经过时的评价模式。目前,世界上大多数课程设置和评价体系都基于对事实的记忆,而不是真正展示你学到了东西,并且能运用它解决具体问题。


在互联社会,信息对于孩子们来说已唾手可即。或许我们就可以说,现有的教育体系已经落伍了。我们把技术扔进教室和学校,但学校本身以及教学方式并没有改变——我们只是更快、更便宜地获得19世纪的结果罢了。但这难道就是我们想要的吗?


借用近当代计算机革命先驱艾伦·凯的话,所谓技术,就是在你出生以后发明的任何东西。我出生于1964年。在那个黑白电视的年代,只有三个频道可供选择。相比之下,我的女儿出生于2005年——移动互联网、互动娱乐和社交媒体的世界。当学者、教育家和政策制定者还在思考什么才是“21世纪学习者”的时候,21世纪却是我女儿和她的同龄人所知的唯一一个世纪。


从围绕技术作为学习结果本身的讨论,到对现有评价体系是否仍然适合这个时代的质疑,数字技术在学习中的作用为辩论提供了绝佳题材。但这些讨论最终都指向同一个目的地:即作为一个社会,我们认为教育的目的是什么。或许当我们能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确定技术所能扮演的角色就会变得更容易。


在这个根据工业革命塑造起来的社会里,我们经常利用技术来降低成本、提高质量并将过程自动化,从而获得可预测、标准化的产品。当我们将技术运用于学习时,这也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吗?


“变革”,还有“颠覆”,正如很多流行词一样,正在变得越来越难以定义。这两个词的含义也常常根据上下文而变化。比如,在一个没有电的村庄,一只灯泡都可以被描述成“变革性的”,而在一个富裕的学校,用电子互动白板代替黑板或投影仪却显得不值一提。


对我来说,《重新想象学习》以及WISE之所以与众不同,正是因为它们具有全球化视野。WISE丛书让我有机会透过具体情境的棱镜,重新审视我对学习变革的思考。就像教育本身一样,“万能钥匙”是不存在的。我看到的是,很多思想家、行动者和实践者都在迎接这一挑战,为了未知的未来,让教学、学习和教育尽可能变得更有吸引力、更相关、更有意义。


这段旅程将我带到了五片大陆,十一个国家。我探访了发展中国家偏远的乡村,也探访了最高科技的学习场所。无一例外,我遇到的都是充满热情的人们、真实生活中的英雄以及下定决心迎头面对挑战的创新者们。从宏观的角度讲,我看到的是世界上不同地方的人们都在一个大图景上努力,虽然技术是其中的一部分,我却发现它并非最重要的那部分。


你可以把这本书当作一部游记、一本日记或一部评论集,它会带你踏上一段旅程。书中有随笔、访谈和案例研究,几乎每一页都有震撼人心的摄影作品,还有一个数字资源图书馆,里面记录着一个更加互联的世界怎样变迁,以及教育者和学习者怎样回应这一变化。


一些人可能会问:“为什么在数字时代,我却拿着一本纸质书?”我会说,因为它很美好,因为在我们的社会中,有形的工艺品仍然有存在的价值。当数字经济继续颠覆和取代实体经济,一切都尚未结束。已经有迹象显示,实体经济,无论是零售、手工艺还是农业,都会经历一次复兴。


在我们曾经认为原子(atom)会被转换为比特(bit)的地方,比特正被转换为原子,创客运动的兴起证明了这一点。人们正重新燃起对创造技术、创造有形物体的兴趣,而不仅仅是作为被动消费者来使用技术。


bottomads.jpg



©版权申明:凡作者标为“移动学习前沿”的文章,均为前沿网站编辑组原创,欢迎查看!
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问鼎云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