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干货分享 >今天刷屏的“Alphabet”,其实更像最初的“Google”了

今天刷屏的“Alphabet”,其实更像最初的“Google”了


12334.png


Google 原有的名字源于 Googol —— 10 的 100 次方,当这个由 0 和 1 准二进制元素组成、工程师范儿十足的名字不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Google 遇到的问题也就很明确了。


去年十月,时隔多年之后微软的市值再一次超过 Google,成为全球市值第二大的科技公司。这在科技界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一家主营业务(Windows 和 Office)广受诟病和唱衰的公司市值一举超越收入稳定,新业务(Android)还在不断增长的山景城老大,看上去并不那么合理。


这一切事实上是投资人基于想象空间下的赌注:微软 Office 365 在企业市场的份额已经成功反超 Google Apps,时下热门的云服务市场里 Azure 也紧跟在 AWS 身后,然而 GCP 还在和 VMware、IBM 等公司缠斗。Google 在 Android 单一产品上的收入有限,移动和桌面广告领域的份额接近饱和,Google+ 和 Google Glass 等新业务发展状况不佳,让这家公司在投资人眼中的想象空间变得越来越小。


在原来的 Google 体系下,除了主营的搜索和广告平台之外,可能勉强算上 Android 和 Chrome/Chrome OS,其它业务都属于 “不务正业” 的范畴。Google 工程师的每一次尝试在预算和自由度上不免受到桎梏,又需要考虑和现有产品的统一和整合。已经在用户数上获得成功的产品,例如 Google Reader、iGoogle、Google Code、Google Wave、GTalks 等,也因为收入不理想先后被关停。


640.webp.jpg


是的,Google 也在研究无人驾驶汽车,也收购了 DeepMind 研究下一代交互,还从 Android 内核中抽离出 Brillo 并构建了 Weave 进军物联网,但他们在这些领域里始终不是媒体和业界关注的核心。当一家在硅谷火了十年的公司在外界看来不再 “酷”,用俗一点的表达方式来说,就是他们遇到了 “创新者的窘境”。


一般遇到这样的状况,投资人最想要的做法是让公司分拆成好几个实体单独融资和上市,从而获得更高的溢价和回报。但这样做的弊端显而易见:公司的资源和品牌分散之后,很难维持原来优势领域的地位,也更不用期望新业务在各自领域的竞争,结局不免是数年之后黯淡离场。但在原来的 Google 体系下,每一次对新业务的尝试无论失败与否都会换来投资人的质疑和否认,导致现有估值一步步下挫,往复几次就会变成一滩保守的死水,结局同样不乐观。


于是 Google 选择了一个目前看来两全的聪明办法:成立一个母公司,把优势业务如搜索、Android、Chrome、广告、YouTube、地图和必要的支撑部门如 Google Research 都集中在新的 "Google" 公司并交给管理能力得到验证的 Sundar Pichai,支撑新公司的盈利和基础估值,再把不同领域的项目和业务分散到其它子公司内,各自发展。


2.webp.jpg


“虽然这是满足所有人的一份答卷,但更是一份 ‘初心’ 的再出发。”


在今天早上的文章中,我们可以知道 Google 通过此次的变动,最直接的好处是新业务的负责人对所在公司有完整的管理权,也有单独的资源做支撑。内部高管因为发展方向和趋势判断不一造成的内耗得以避免,新业务的成功能够进一步给公司估值带来成长,失败也不会影响 "Google" 公司的业绩。


● 对于华尔街来说:我们看到了更为清晰的商业前景


Google 常常被华尔街诟病的是 “不专注、不透明”,主要是因为 Google 的非核心业务具有极强的不确定性(汽车领域),同时也与自身业务的相距太远(长寿、汽车领域)。这些非核心业务往往存在一定的风险(如汽车业务导致的亏损、诉讼等),也有可能对核心业务产生不可预知的伤害。


显然,这种 “准” 分拆改组模式给了投资人乐于见到的答案,未来 Google 核心业务和非核心业务(Alphabet)将会给出单独的财务报表,投资人知道更为清晰的投入和产出。显然,这次改变带来了投资人所需要的 “透明化”。


● 对于 Google 来说:未来我们将是最伟大的公司


Google 的天花板日显,最充足的收入来源 “搜索广告” 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将受到 “原生广告” 的冲击,显然一旦升级为 “Alphabet ”,未来他们的故事就不是 “互联网公司”,而是一家科技公司。


新的 Alphabet 实体承担了 Google 作为一家科技公司的未来,通过这次变革,新业务不需要承担投资人对于每一个新项目的好奇心压力,只需要给出 Google X、Calico 等子公司整体的财务状况。在透明中的 “非透明” 处理给予了各项业务更加多的自由度,有利于整体业务的发展。


Alphabet 是一个足够满足所有投资人胃口的未来前景。纵观 Alphabet 所涵盖的业务和子公司来说,不可否认的是,每一个领域的未来都有可能超过 Google 现有业务价值,甚至于是远远超过,例如他们正在做的改变人类的 “长生不老项目”。如果未来发展顺利,Alphabet 的价值可能是现有 Google 的几倍,或许会诞生一家万亿美金价值的科技巨头。


● 对于公司内部员工来说:这或许是一次新的开始


Google 是一个优秀人才极度密集区,在 Google 内部有很多从世界名校毕业的 PhD,同时对于很多内部的高管来说,他们其实早已具备了独挡一面的能力,在遍地都是创业公司的硅谷可以找到更好的机会。


改动几乎是将公司所有人的层级进行了一次 “拔高”, Larry Page 也在公开信中强调 “the extraordinary opportunities we have inside of Google”。


▪ 现任 Google CEO 的 Larry Page 将担任 Alphabet 的 CEO;


▪ Google 另一创始人 Sergey Brin 则出任新公司总裁一职;


▪ 原 Google 高级副总裁 Sangdaer Pichayi 则成为了新 Google 的 CEO;


▪ Susan  Wojicki 担任 YouTube 的 CEO


而对于普通的工程师来说,也有了更多的选择权。新的 Alphabet 业务采用的是类 “创业公司” 的运转模式,独立的运作可以为他们提供超出 Google 僵化的薪酬体系中更为多的价值,在 Alphabet 里你可以拿到公司的股权,做更为炫酷的事情,你还可以一周上六天班。


● 对于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来说:“终于我们又是工程师,不是商人”


Google 一直是一家崇尚工程师文化的公司,“对创新而不是对商业感兴趣”,一开始就深深烙在 Google 这家公司的文化基因里。


和现在 Google 核心的广告等业务相比,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真正的兴趣则在于 “在那些看上去投资又奇怪的领域下注”,在今天 Larry Page 对外的公开信中也说到他们更希望的是做 “ do things other people think are crazy but we are super excited about。 ”


出门问问的创始人李志飞之前在 Google 做工程师,在他眼里的 Larry 和 Sergey 并不是传统意义上 CEO,“Larry 还有点 CEO 的商业性,到了 Sergey,他就是一个小孩,只对创新的事情感兴趣。” 在 Google 内部任何一个重要场合,李志飞从来没有见过 Sergey 穿西装。


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就能够理解为什么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的 Google 要投资  Calico ,帮助人们去延长生命;为什么要花很大的心思在 Fiber,去建设光纤高速网络;为什么花重金在 Nest,打造未来的智能家居世界.... 而这一切除了商业的需求之外,似乎更为重要的是那颗工程师的 “初心”。


最后,忍不住想说,从Alphabet到Google到YouTube,这排列为什么让我想到了盗梦空间...


2015移动学习峰会将于8月28-29日在深圳举行,敬请关注!


↓↓↓


峰会促销-665-300-移动学习前沿首页焦点图及文章底部.png

  互联网     发展  






移动学习,让企业培训管理更简单

申请免费试用

问鼎云学习


企业一站式移动学习平台供应商
支持多端同步,满足各种学习场景,实现无缝学习

企业简介

关于我们

免费试用

成功案例

产品服务

学习平台

课程定制

运营服务

联系方式

 180-3341-5592

 wdxuexi@wunding.com

 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园紫光信息港C座8楼

 问鼎云学习

微信关注,分享企业培训干货

企业移动学习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