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MOOCs是如何激发学习动力的?

MOOCs是如何激发学习动力的?


当第一个大规模免费开放在线课程(MOOC)招收了十多万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时,技术如何彻底改变高等教育的讨论就不绝于耳了。几年后,MOOCs已经不完全取代了昂贵的大学本科学历,但edX的CEO Anant Agarwal说:麻省理工学院(MIT)的MOOCs实验,给了教育工作者洞察学生如何学习的重要视角和观点。


00221910993f11afdc0a25.jpg


在他的TED演讲中,Agarwal介绍了:MOOCs是如何激发学习动力的?高中教师如何尝试布置视频课程作业?这样上课时间可以用来提问和完成动手任务。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都在线上讨论问题,最终自己找到问题的答案。MOOCs或许可能不会像预测的那样颠覆大学系统,但它们已经做得很好了,Agarwal说:它将迫使疏于改变的惰性机构,重新思考他们的做法。截止2015年5月25日13:35,本演讲访问量是818672次。


我想重新定义教育。去年,出现了一个新的4字单词。以M开头的缩写词MOOC:大规模免费在线课程。许多机构,陆续免费提供这些课程给全世界数以百万计的学生。任何能够连接入互联网的人,如果想要学习这些课程,都可以访问这些名校名课,并在课程结束时获得专业证书。在接下来的讨论中,我会将话题集中在MOOCs的另一面。我们将讨论:我们在学什么,以及大范围开发却小面积应用的技术,创造了一种混合的教育模式,将真正地重新确立和重新定义教室里的教学和学习。


现在,我们的教室需要改变。这是一间教室,其所属的教育机构有3个字母组成,即美国东北部的麻省理工学院(MIT)。这张图是五六十年前的一间教室,而这张则是目前使用的教室,有什么变化吗?仅仅是座位有了颜色。在过去的500年内,教育模式根本未曾改变过。教育领域,最近的一个大革新是印刷机和教科书。生活中一切其他的事物都在改变,从医疗业到运输业,一切都有变化,但是教育领域仍保持原样。


在是否有机会接受教育上,这也是切实问题。你现在看到的这张图片,不是什么摇滚音乐会,台中间的那个人不是麦当娜。这是位于尼日利亚的奥巴费米亚沃洛沃大学的一间教室。现在,我们都听说过远程教育,但是坐在后面的学生,距离这位讲师这么远,我认为他们才是在接受真正意义上的“远程”教育。现在,我真的相信:我们可以转变教育模式,无论是质量、规模还是教育权利,通过技术手段来转变。比如,edX网站上,通过在线技术,我们正试着改变教育。鉴于这500年来,教育已经僵化,我们已不能对它进行再造和微观管理。事实上,我们需要彻底地重新定义教育。就像是从坐牛车到坐飞机的转变,甚至基础设施都要改变,一切都要改变。我们需要从板书教育,转变成在线练习、在线视频。我们要使用互动型虚拟实验室和游戏化模式。我们应当完全在线评分、在线与同伴互动和在线讨论。真的,一切都要改变。


所以在edX网站和一些其他的组织,通过MOOCs,我们将这些技术应用于教育,真正增加人们受教育的机会。大家应听说过这个事例,当时我们推出了第一批课程,麻省理工学院的电路与电子技术课程,大约一年半以前,来自162个国家的155000名学生注册了该课程。即使现在155000也是个大数字。这个数字大于麻省理工学院自150年前建校以来的校友总数。7200名学生通过了这个课程,而且该课程很难。7200也是个大数字。如果我在麻省理工学院任教每年两个学期,要教40年,才能教到这么多学生。


现在,这些大数字都只是该故事的一小部分而已了。所以今天,我想讨论一个不同方面,MOOCs的另一面,以一个不同的视角。我们讨论的是:我们大规模拓展和学习的知识,只有一小部分应用到教室里来,就可以创建学习的混合模式。


但在谈之前,我先讲一个故事。我女儿满13岁时,步入少年时期,她不再讲英语,而是开始说种新语言,我称之为少年语言。它是一种数字化的语言。它有两种声音:咕哝声和沉默。


“亲爱的,过来吃饭。”

“嗯”

“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

沉默

“能听见我说话吗?”

“嗯”


因此,我们在沟通方面确实有问题。我们根本不是在沟通,直到有一天我才有此顿悟。我发短信给她。我得到一个即时的回应。我说,不,那肯定是偶然。你知道,她得想想,因为她的一些朋友在叫她。所以我再次给她发短信。再一次回应。我说,这太棒了。于是,从那时起,我们的生活已经改变了。我发短信。她回应。这种模式一直都非常好。


我们的千禧一代,成长方式有所不同。现在,我老了,这一点与我年轻的外表并不相称。但我不是千禧一代。我们的孩子真的不一样了。千禧一代完全适应在线技术。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在教室里使用这种技术呢?不要再反对,让我们接受它。事实上,我有两个肥胖的拇指,编辑短信并不容易。但我敢说,在进化过程中,我们的孩子和他们的子孙将发育成很小、甚至极小的拇指,以便更好地编辑信息,这种进化将改变诸如此类的麻烦东西。但如果我们使用在线技术,接受千禧一代天生的优势,真正去创建这些在线技术并将其融入孩子们的生活,会怎样呢?这是我们能做到的。与其把孩子送进教室,让他们早上8点赶到教室,我以前就讨厌早上8点钟上课,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强迫孩子这样做呢?倒不如,让他们观看视频,在舒适的宿舍、卧室、餐厅、浴室等任何使他们最具创造力的场所做互动性练习。然后他们再来到教室,在人与人之间做一些真实互动。他们可以相互讨论,可以一起解决问题,可以与教授合作,并且有教授解答他们的问题。事实上,当我们第一次将课程传到edX上,让整个世界都能学到电路与电子技术这门课时,并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蒙古国桑特高中的2名高中教师,已经翻转了他们的课堂,他们使用我们的视频课程、交互式练习,这所高中的学生是15岁的学生,会在自己的家里做这些,然后进入教室课堂,彼此进行交流,做一些物理实验。我们发现他们这些做法是通过他们写的博客,我们碰巧发现了这个博客。


我们也在做其他试验。我们做了一个试验性的混合实验课程,与加利福尼亚州的圣何塞州立大学合作的电路与电子技术课程。你将多次听到这门课。实验中,老师将翻转课堂、在线教学和课堂教学相混合,结果令人很吃惊。到目前为止,这些结果还不够充分,还得等我们对此进行更长时间的试验,但早期的结果已经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用传统的教学方式,一个学期接一个学期,在过去几年里,这门难学的课,每学期约有40%-41%的不及格率。去年年底的这种混合教学,将不及格率降到9%,这种结果可以说是非常、非常好了。


在我们深入探讨之前,我想花些时间讨论一些核心观念。是什么样的核心想法,使这一切如此奏效呢?


观点1:主动学习


这个观点,不是说让学生走进课堂、听讲座,而是用课程来代替。这类课程包括连续分节的教学视频和互动练习。学生可能看一段5或7分钟的视频,并按视频内容做互动练习。我们可以将这看作是终极的苏格拉底式教育,通过提问来教学,这是一种学习方式,叫做主动学习。早期文献显示,这种学习方法在1972年经由Craik和Lockhart推行而兴起,他们提出并发现:学习和持久记忆与大脑加工知识过程的深度大有关系。当学生与这些学习素材深度连接互动时,学生会学得更好。


观点2:自定步调学习


我一旦进入教室听课,如果你像我一样,五分钟内就会跟不上教授。我不太聪明,会焦急地记笔记,然后余下的时间就跟不上了。相反,在线教学技术不是很好吗?我们为学生提供视频和互动式参与,他们可以按暂停按钮,可以回放教授的课程。甚至,他们可以让教授们消音。这种自定步调的学习形式,非常有助于学习。


观点3:即时反馈


有了即时反馈,计算机可以为练习评分。不然你要怎么教15万学生?您的计算机会对所有练习打分。我们都曾提交过作业,你的成绩会在2周后反馈回来,那时你已经忘了作业内容。有这样的即时反馈,学生可以试着填上答案。如果做错了,他们可以获得即时反馈。他们可以一次又一次的尝试,这个过程更加吸引人。他们得到的即时反馈,就是你看到的这个小小的绿色对号标记,它成了edX上令人痴迷的符号。学习者告诉我们他们晚上上床睡觉都做着绿色对号的梦。事实上,有一名学习者去年年初就学习了那门电路课程,同年年底他又修了一门伯克利大学的软件课程,这位学习者在讨论板上写到,当他刚刚开始学那门课时,对绿色对号标记的想法是:“天啊,我是那么的想念你”。你最后一次见到学生对家庭作业发表如此评论是什么时候?我的同事Ed Bertschinger担任麻省理工学院物理系的主任,他曾对即时反馈有这样的说法:即时反馈,使教学活动即时体现出学习成果。


观点4:游戏化模式


这是一个伟大的理念。所有学习者都能很好的利用互动式教学视频。我们可以将这些游戏化的技术应用到学习中,我们可以建立在线实验室。你如何教会学生发挥创造力?你如何教学生学习设计? 我们可以通过在线实验室来实现,使用计算机建立这些在线实验室。就像这个小小的视频所显示的一样,您可以吸引学生的注意力,就像他们用乐高游戏进行设计一样。在这儿,学习者像玩乐高一样轻松,正在构建一个电路,而且可以由计算机来打分。


观点5:同伴学习


我们使用论坛讨论,还有类似脸书(Facebook)互动,不是为了消遣,而是真正有助于学生学习。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当我们要为那155,000名学生上线电路课程时,我连着三个晚上没睡觉盯着课程上线。我告诉我的助教们,人数会上涨,每周7天、每天24小时的监测论坛、回答问题。他们解答了100名学生提出的问题。面对15万学生要怎么办呢?一天晚上我坐在那,凌晨两点钟,我思考一个巴基斯坦学生提出的问题,他问了一个问题,我说好吧,就去键入一个答案吧。我开始键入答案,还没写完,一名埃及学生就弹出了一个答案,不完全正确,所以我就完善了一下,我还没有改完,又有一个来自美国的学生突然弹出了一个不同的答案,然后我坐回去,被吸引住了。砰、砰、砰、砰,学生之间相互讨论交流,直到那天凌晨四点。那晚我完全入迷了,他们渐渐顿悟,到早上4点钟,学生自己发现了正确答案。我能做的就是去赞美一下“答得好”,这太让人兴奋了,学生之间彼此学习,这告诉我们他们是因教而学的。


这一切不是只存在于未来。今天也同样在发生。我们将这些混合学习模式试验应用到世界各地的一些大学和高中。从中国的清华大学到蒙古的蒙古国立大学,再到加州的伯克利大学,遍布整个世界。这种类型的技术、这种混合教学模式可以真正帮助改革教育领域,也能解决MOOCs商业方面的实际问题。我们还可以将这些MOOC课程授权给其他大学,其中蕴藏着MOOCs的收益模式,那些授权使用的大学的任课教授,可以使用这些在线课程,就像新一代的教科书。他们可以想用多少就用多少,这就是老师武器库中的一个工具。


最后,我想要大家与我一起想象一下。希望我们能够真正重新定义教育。我们将会从物理空间的讲堂转移到数字化空间。我们将从纸质书本转移到平板电脑,就像印度40美金的Aakash平板电脑或20美金的树莓派电脑。我们将从砖泥构筑的学校建筑转移到数字化空间。


但是我想,终有一天,我们仍然需要大学保留教室和课堂。否则,我们要怎样告诉我们的子孙,你们的爷爷奶奶当初就坐在那个房间里,一排一排整整齐齐的,就像田里的玉米杆,然后在后排看着教授讲授知识,你根本没有后退键可以按……


bottomads.jpg

  MOOC     在线教育  






移动学习,让企业培训管理更简单

申请免费试用

问鼎云学习


企业一站式移动学习平台供应商
支持多端同步,满足各种学习场景,实现无缝学习

企业简介

关于我们

免费试用

成功案例

产品服务

学习平台

课程定制

运营服务

联系方式

 180-3341-5592

 wdxuexi@wunding.com

 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园紫光信息港C座8楼

 问鼎云学习

微信关注,分享企业培训干货

企业移动学习调研